【jaydickjay】玻璃心-下-完结-

前文链接: 

感谢 @式微 和所有留言催更的姑娘,昨晚看了一眼我自己的文档,发现第三章就差一点点就写完了,于是今早终于把它完结了!

————

杰森真是受够这只大蓝鸟的突发奇想了,马戏结束之后他好言好语的足足劝说了他半个多小时,才成功让他放弃了借场地给自己表演空中飞人的诡异念头。

作为代价他们又跑去了游乐园,没错,就是那个充满女人和小孩,愚蠢的童话和粉红泡泡的地方。非常“巧合”的是在他们抵达的时候,游乐园内所有的刺激项目都被关闭了(钱是个好东西,而那个老头子正好有很多),以至于他看了整整四个小时的海豚音乐会和全息童话电影。

影院前还摆着一排正联的镂脸KT板,供那些无聊至极的游客们拍些蠢透了的照片。迪克就是无聊至极又蠢透了的——即使他把蝙蝠侠的那块让给了他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他发誓,如果提姆或者达米安有胆子把这些照片存下来,他就把他们剥光了塞进同一个被窝里,然后把艳照发给布鲁斯。)

然而这蠢事还没个尽头,他们在正联主题餐厅吃过了晚饭——那个愚蠢的穿着绿灯制服的服务生戒指甚至带错了手*,在娃娃机前流连了一个小时几乎花完了身上所有的零钱——他至今仍然不懂那几个猥琐的山寨玩偶为什么会有人觉得可爱还非要不可,现在迪克又想去吃甜品了。

杰森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想到他有一天会和迪克那家伙两个人面对面坐在甜品店里吃那些娘兮兮的东西。

他几乎把眼前的焦糖布丁搅成了一团浆糊。

“如果现在不说的话,我大概没有机会了。”迪克突然开口,他放下手里的勺子,没动几口的巧克力芭菲俨然已经化成了巧克力糖水,“我喜欢你。”

什么?!!!

迪克大概从他狰狞的表情里读出了他想说什么,他毫无缘由的瑟缩了一下,坚持道,“呃,我说,我喜欢你。”

杰森在把嘴里的奶昔喷出来或者咽下去之间选择了后者,然后成功呛住了自己。

“好吧,我知道这很突然,你不接受也没关系的。”迪克自暴自弃的说,“我又没要求你在人生的最后一刻假装答应我,别表现的好像看到小丑给蝙蝠侠求婚那样好吗?”

杰森放在桌边的手机震的好像在跳踢踏舞,但他没准备管它,他受够那些南辕北辙的“约会”指南了,而且他猜也猜得到他们会说什么,老蝙蝠会说,还有几分钟就12点了,稳住他。而提姆会说,不想他死就别这时候拒绝他。至于达米安,他大概会先问候他全家,然后告诉他他要是答应,迪克就会狂喜乱舞的挂掉,而他会让他死的比迪克更难看。

杰森猛的往下灌了一杯水,才终于从那股呛在喉咙口的甜味里解脱出来。

他几乎是把杯子砸在了桌上,迪克用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看着他。

“什么叫‘人生最后一刻’?”

“不是吗?”他有些茫然的反问,“你们今天表现的好像再不对我好就来不及了一样?所以那个射线确实不是致命的?”

所以迪克一直把今天当成了最后一天来过而他们甚至没人发觉。

杰森摸了把脸,没有说话。

“好吧,杰森。”迪克有些不安的搅拌着他的巧克力糖水,“即使今天不是我人生中最后一天——我还挺为这高兴的,但我说都说了,你不想给我个回复吗?”

杰森依然不开口,他咬着牙瞪着窗外的样子好像恨不得把那块玻璃吃下去。

迪克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他们斜对角的那座古老的钟楼,秒针一步一顿的指向了12点,然后铛铛铛的浑厚的钟声就一路传到了他们这儿。

他在钟声中被人拽起了领子。

杰森推开挡在他们中间所有的甜品,几乎跪在桌子上拽着他的领子。

“你他妈真的忘了一干二净了是不是!”

迪克大概这辈子都没怎么见过杰森这么愤怒的样子,他看起来完全被吓懵了。

“忘,忘记什么?”

“理查德·格雷森,你好样的。”

周围几桌的客人纷纷停下了动作,他们在几秒之内轰轰烈烈的成为了整间餐厅的焦点,店员欲进不进的站在一边似乎担心他们真的在店里打起来,他还看见了几个女孩手机镜头,说真的,这有什么好拍的?

迪克万分之一的脑子依然以无法扭转的惯性固执地观察着四周,剩下的那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的脑子像是被泼了一盆泥水的齿轮发出滞涩的摩擦声。

他的直觉告诉他绝对发生过什么,但他一点都想不起来。

杰森那台像是在桌面上跳踢踏舞的手机停住了,整个餐厅几乎都这么安静了下来,然后震动的换成了他的手机。

他想看一眼屏幕,但杰森还领着他的领子。

一秒之后,他如愿以偿的被放开了,杰森推开两个看热闹的顾客,一言不发地就朝门外走。

迪克觉得自己在这一刻简直化身了闪电侠,他在五秒之内看完了短信,然后在杰森离开这家店之前截住了他。

“不管我在安全屋里说了什么我都非常抱歉!”迪克非常大声的喊道,仿佛这样能增加自己的可信度,“我绝对不是真心的!”

短信上只有一个词——安全屋。

没错,在那之后杰森就躲着他走了,他一定是在烧糊涂的时候说了什么让杰森生气的话,他甚至能列个《惹怒杰森大全》,谁知道他做了其中哪条,也有可能是好几条——杰森没有当场宰了他而是把他包扎好送回家真的是太友好了。

但并非他想的那样,杰森没有任何表示,反而用一种非常奇怪的表情看着他。

仿佛他说了什么愚蠢至极的话。

好了,他觉得自己心跳的有点快,不,有点快的离谱了。

“你还是不记得。”杰森还是用“那种”眼神看着他,“你说‘我们交往吧’。”

迪克觉得后颈有些热,然后仿佛煮沸一锅水的温度冲上了他的脑袋,蒸的他晕晕乎乎,他把那句话在脑子里运作了好几遍,终于理解了他的意思。

“我说,‘好啊。’”杰森接着说。

迪克几乎就要开口问为什么了,但他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然后我第二周去你家找你。”杰森说的很慢,但迪克还是觉得有些无法跟上节奏,“你和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孩在那里……”

杰森挑了挑眉,没再说下去。

迪克觉得自己要昏倒了。

事实上,他确实昏倒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躺在蝙蝠洞里,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床,熟悉的姿势,不熟悉的人。

杰森坐在旁边,百无聊赖的翻着一本密码学的书。

“布鲁斯把我禁足了。”他突然开口,好像不用眼睛都知道他已经醒了过来,“如果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的话,他说我不应该在你刚刚脱离魔法时效的时候刺激你。所以作为补偿,我得留在这里。”

可是迪克目前一点都不想关心魔法之类的话题。

“所以我半年前就对你告白过了,你答应了,但是我忘记了。”迪克单刀直入地说。

杰森回头看他,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我想知道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说出口。”他阖上书,“或者你足够清醒得感受到后悔了,并决心瞒着它一辈子。”

“我没有!”迪克焦急剖白自己,“那天在我家的只是警局的女同事,听说我生病了就来看我。”

他完全想起来那天的事情了。

“嗯哼。”但显然杰森一点都不意外。

“我错了我不该撩完你之后转身忘的一干二净!我真的喜欢你,喜欢到想和你交往上床过一辈子!”迪克大声的说完之后像是软体动物那样瘫在杰森身上,发出意义不明的咕哝和呻吟,“饶了我吧,这里可是蝙蝠洞。”

他一点都不想知道会有多少人能通过监视器看到他们的这段对话。

杰森失笑了一下,转而又抿住嘴,装作严肃的样子,“你现在清醒吗?”

“当然!”

“我不觉得。”他把书放在一边的桌子上爬上迪克的病床,他陪了一整夜都有点困了,“你昨晚刚从邪恶魔法里脱离,可能还会有点神智不清的后遗症之类的。”

“什么魔法?”迪克才回想起来昨天的事情。

“老头子没说清楚,反正就是让你心脏变脆弱,不能情绪波动太大或者剧烈运动之类的毛病。”

“诶?你是说你们昨天一直顺着我是因为得了一种伤心就会死的病?”

他有那么说吗?“差不多吧。”

“啊!”迪克突然大叫起来,带着悲哀的哭腔伤心至极,“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

“什么?”

“我这辈子都想听你们喊我哥哥啊!为什么要让我活生生错过这个机会!”

迪克就是个戏剧女王。

杰森白了他一眼,背过身懒得理他,没有告诉他果然是个明智的选择。

“我说不定还能得到一个布鲁斯的晚安吻!”他手脚并用的爬过杰森的身体,把自己塞在他眼前,非要夺取他的注意,“你能想象吗?一个晚安吻。”

“他只会给你个手刀,保证你一觉睡到天亮。”

“可是现在我错过了这一切。”迪克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我的心碎了,我可能还没好,我感觉我要死了,我要伤心死了。”

“凭你现在的烦人程度,我保证你已经好了。”

“你确定吗?我觉得我没有,我还是很难过,我可能就要死了,我临死前有一个愿望,小翅膀,你能帮我实现它吗?”

杰森不抱希望的看着他。

“我要在上面!”

“死吧。”他毫无留恋的说。

———————

*天国降临的梗

终于码完了这篇,翻了翻上一张是去年10月……呃,反正完结就好。


评论(16)
热度(175)

© 流云奔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