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蝠】十二封信-一发完-

最初写这篇文是在某次重新回顾自己的不义论坛体结局的时候突然想到老爷当时送回给自己的那封信里面会写点什么。

请你们相信,在我最早开始着手写这篇文的时候,还没有传出不义2的结局的消息……直到我写到最后几封……


1.

Bruce,

这是一封来自未来的信。

我知道你不会轻易相信我之后要告知你的所有一切,你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事情。因为我也不会,而我就是你。

我不清楚这封信是否能真的如我所估计的那样送到五年前蝙蝠洞的超级电脑被你看到,但之后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你看到且信任我的假设上。

我无法对此做出更详细的解释,一封信所能携带的内容有限,而我也没有更多的时间了。你必须信任我,我也会尽量使你信任我。

我会尽快让下一封信送到你的手上,但是想要在五维空间准确的定点时间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我希望一切都能顺利,这关系着整个世界的命运。

Batman

2.

Bruce,

我预估距离你上一次看到我的信大概过去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大概能猜测你的怀疑和震惊,但这不是重点,布鲁斯·韦恩不是事情的关键,蝙蝠侠也不是。

如果时间没有偏离太多的话,现在应该是六月左右,你当上蝙蝠侠仅仅半年,大约就在这段时间,你会听说一些关于大都会的超人类的传闻,他们叫他“超人”。

他真名叫“克拉克·肯特”,是被一对非常善良的普通夫妇养大的外星人——在他母星,他被取名为“Kal-El”。他曾经是(was)……他是(is)个好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英雄,他会成为希望的象征。

他很强大,但不要惧怕或者怀疑他,即使最开始相处的时候你们会产生不少摩擦,你们最终会成为朋友的。

如果有所怀疑的话,你可以去自己证实这一切。

Batman

3.

Bruce,

我猜你们已经见过面了,在我的过去里,作为布鲁斯·韦恩和克拉克·肯特的初会有些糟糕——我们在一条游轮上遇见了对方,然后因为要挤进一间房而吵的歇斯底里。

克拉克是个记者——可能你已经知道了,领着一份微薄的薪水,如非必要他坚持不愿用超级速度在生活或者工作上给自己找点捷径。和布鲁斯·韦恩不同,他是个非常认真而平凡的人,所以他多半对你(或者我),不会有太好的印象。

但这不妨碍你们最终成为最好的搭档。

也许暂时你会对此嗤之以鼻。

但他能理解你。

而你需要这个。

总有一天你会理解我在说什么,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了解他,信任他,你可以更多的观察他的工作他的生活他的朋友他的亲人。

他不是神,他甚至比大多数人都要温和,自律,简单。你会发现除了拥有超能力,他就像个普通人类……至少比你更像是人类。

Batman

4.

我不知道你和克拉克相处得如何,又或者你对这些凭空出现的信息信任了多少,我只是必须要尝试下去。

我之前就说过,这些信件不是简单的实验,它们关乎着整个世界的命运。

这不是危言耸听,也许在你看来这很奇怪,我用了这么多珍贵的机会就为了向你描述克拉克有多好这样看起来与拯救世界没有一丝一毫关系的信息。

还是我之前就说过的,布鲁斯或者蝙蝠侠无关紧要,克拉克才是那个真正的关键。

但我无法肯定我所说的每一句话究竟会产生怎么样的蝴蝶效应,事情会因此变得更好或者更糟——虽然目前看似乎已经没有办法更糟了。

因此我必须谨言慎行,我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和机会里给你传达必要的消息改变现在的一切。但在我写完这些信之前,我的时间无法走动,所以我不知道每一封信会给世界带来怎样的变化,我只能猜测,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从未觉得自己的智慧如此渺小。

我只希望你能真正信任我,所有一切都语焉不详都有他的原因,否则如果我失败了,之后的世界你无法想象。

Batman


5.

Bruce,

你去过克拉克的家乡吗?我不是指氪星,而是堪萨斯的斯莫威尔小镇。他的父母是一对朴素的老夫妇,非常和蔼而且好客——尤其当你对比一下阿尔弗雷德的话。如果有时候哥谭没有那么多的麻烦,你可以去做个客,玛莎的苹果派非常棒,而克拉克会邀请你睡在他的房间,记得坚持你要睡床,钢铁之躯睡一晚地板没什么的。

或者你们可以睡在屋子外面的草垛上——别愚蠢到在冬天这么干,夏天堪萨斯的夜晚尤其漂亮,但禁止对哪颗星星过度夸赞,因为那家伙会特地跑去搬点那里的外星石头回来送给你,我的蝙蝠洞里已经攒了大半个星图了。

我猜你也去过孤独堡垒,你需要适当提醒一下克拉克,被披风裹着带走决不是一个令人舒适的旅行方式。

如果克拉克提议带你去外星系游玩的话别用“哥谭事务繁忙”这种理由拒绝他,你可以告诉对方你对星际旅行过敏,或者用数据告诉对方一个普通人类在别的什么星球水土不服或者患上什么糟糕的传染病的可能性和危害性。

也一定记得让他改正把随便什么奇怪的东西都养在孤独堡垒甚至蝙蝠洞的习惯,物种入侵可不只是地球特产。

Batman

6.

Bruce,

我想现在正义联盟应该已经有一个雏形了——我们曾经叫他正义联盟,也许你们会给它起个别的名字,但本质依然是这样。

你开始意识到这世上有那么多的超能力者,他们每一个都拥有能够威胁整个世界的力量,他们可能现在还和你和正义法律站在一边,但有一天他们厌烦了,疲惫了,就没人能制止他们。

所以你对每个人都有个后备计划。

早做打算是对的,我永远都不会相信百分之百的事情。然而我也会提醒你信任他们,相互信任是团队的基础。

另一方面,所谓的后备计划并非如你想象的那么安全,你所看见的是现在的他们,而你无法想象真正放弃原则的时候他们有多危险。

是的,我见过他们中的一个或者几个陷入疯狂。最好的应对方式不是在此之前制服甚至杀死他们,你永远都没有办法惩治一个没有犯罪的人。

Bruce,不要因此敌视他们,世界上没有绝对好人或者坏人,你不杀人也并非因为法律,犯罪巷,或者托马斯和玛莎。他们和你一样。

Batman

7.

Bruce,

上一次我们提到了你的后备计划,我想它现在应该差不多完成了。我希望我所说的话并没有让你和你的队友产生隔阂。

我只是想提醒你两件事,第一,你的后备计划的隐秘性不如你所想的那么可靠,之后的一天它会被你的敌人盗用来对付你的盟友——但这没有关系,他们最终会原谅你。你知道我用的是讽刺的语气吧?

第二,后备计划永远不能保证真正的安全,最好的保证他们不会陷入疯狂的方式显然是更人性的那种,我知道你从不擅长这个,但你可以从信任开始学起。比如告知他们我有一套在你们成为反派后对付你们的计划,我不保证戴安娜或者哈尔会不会想揍你一顿。但克拉克会理解的,我说过,他会理解你的。

我猜你也知道有一种来自超人家乡的石头叫做氪石,你可能有一仓库的那东西以备不时之需,即使没有也没关系,他会送给你。他需要你来保证将来的某一天,如果他失去理智,你能够制止他。

而你决不能辜负他的信任,这意味着你要做好足够的准备。但如果可能,我希望这件事永远都不会发生。

Batman



8.

Bruce or dick or anyone,

毁灭日、反生命方程、黑死帝。我无法判断你经历过这些事了没有,我逐渐开始丧失对时间的感知,这里对存在感的剥夺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但我能感觉到他就在那里,我不知道他是否有察觉到我在做什么,也许察觉到了但他并不在意,也许他也和我一样在等待结局。

我本想避过你“死亡”的那段时间,但我可能没有真的成功,不管现在在阅读这封信的人是谁,第一,记住别太难过,他会回来的,第二,请停止你对这封信的阅读,并在他回来之后交还给他。

Bruce,

当我说你需要有所准备的时候并不是指的小打小闹的那种,氪石不能成为唯一且有效的保险,只有准备的更多更充分,你才不至于在危机开始的时候失了先手。

我可以为你提供它们其中一些的获取方式,但你必须答应我,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一定不能滥用它们。


9.

Bruce,

我不知道距离你收到我的第一封信过去了多久。但那之后的第五年,是一切的开始。

五年前我因为一件案子去往大都会,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那时候真正划过我脑中的第一想法就是他太强大了,当他和人类站在对立面的时候,有谁能够阻止他?

在那之后的五年间我不止一次得假想过这种可能,最初是带着怀疑和敌意的,后来我开始意识到他比任何人都害怕这种可能,我逐渐更多的考虑如果这件事真的发生了,世界会变成什么样,我该如何阻止他。

但当它真的降临的时候一切准备和预判都太过渺小了,人类的力量太过渺小了。

我以为我经历过非常多的糟糕的事,但这件依然比我能想象的还要残酷的多。

我希望这永远不会再次发生,我不愿说从那天开始,我认识的克拉克已经死了,但他确实变得不像是他了。

我在失去我的朋友,我在失去这个世界。

Batman

10.

Bruce,

克拉克深爱着露易丝·莱恩,他的同事,那个星球日报的知名记者。我本来预计这封信会在他们结婚的那段时间出现在你的眼前,但现在我只希望一切不至于太晚。

他们会在六月结婚,你大概在两个月之前就得到克拉克的通知,不,应该说是征询意见。他们断断续续交往了也有三四年的时间,他会问你是否是时候向露易丝求婚了。

克拉克经常会询问你一些大大小小的问题,除了联盟的处事原则和正义标准这种他从不愿妥协的部分之外,他总爱将人生的一部分选择交托在你的手上。即使你多次向他说明你一点都不擅长这种“琐事”。

那时我给他总结了最佳婚姻的恋爱时间数据,证明三到四年确实是情侣谈婚论嫁的最好时机,所以他求婚了,然后他们结婚了,不久之后有了个孩子。

他希望我做孩子的教父。

但最终,那个孩子没有出生。小丑害死了露易丝和他们的孩子,炸平了大都会。然后从那天开始,克拉克逐渐死去了,剩下的是仇恨一切罪恶的超人。

Batman

11.

Bruce,

你必须阻止小丑,你必须在一切开始之前遏止它。

这是至关重要的一步,却不是真正解决隐患的方法。

危机源头不在小丑,即使世界没有因为他的自大和愚蠢而毁灭,也会有别人,机械超人,布莱尼亚克,达克赛德,而你没有第二次重来的机会。

过去的十几年里,我做过许多残酷的事情。即使他们管自己叫正义联盟,我从未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正义的,不如说,我从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是绝对正义的。

我通常会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但如果不存在正确的选择,就必须有一个人在错误和更错误之间做一个取舍。而至于是否到了必须有所牺牲的地步,谁该被牺牲谁该被拯救,都需要你自己做判断。

我从前很少指望别人,克拉克一直试图告诉我永远都不要放弃信任和希望,现在他把那些东西都放下了,我却开始想要替他拾起来。

记住,你的身后有阿尔弗雷德,有迪克他们,有哥谭,永远都不要后退。

Batman

12.

Bruce,

这是最后的一封信,我的时间就快要到了。

在这段时间里我不断的假设类似的灾难再度发生,在他真正走入绝境之前,我应该如何去挽回这一切。但我一遍又一遍的发现语言是如此的苍白无力,而再高等的智慧也有它的极限,恐怕就算是麦比乌斯之椅也没有办法给我肯定的解答。

当时间的枷锁解开的时候,我的世界就结束了,选择只掌握在你的手上。

我总告诉克拉克我最信任的始终是我自己,也许现在就是证明的时候了。

他来了。

如果春分之后*一切都没有发生,请代我向阿尔弗雷德他们问好。

——————

“你看到了?”

克拉克转过身,看到他拿着一个黑色的文件夹从暗处走进光源里,靴子踩在光滑的地面上轻的像猫。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刚认识那会儿你锲而不舍的跟踪我的原因?”

“你应该感谢我没有听他的在一切发生之前杀死你。”布鲁斯走到他身边弯下腰,手掌覆在他的上面,滑动鼠标关上了那个窗口。

克拉克的视线停在他饱受头罩折磨的鬓角上,哥谭王子每次出门都会用发胶梳的整整齐齐的鬓发现在向着两边乱糟糟的翘着,像是猫咪的胡须,然后他伸出手,把它理顺进了后面的发丝里。

他的布鲁斯眼珠瞥向他,在电脑屏幕黯淡的光线前,蓝的像是最深邃又清澈的夜空。

“他没有那么说。”

“他有。我知道。”布鲁斯干脆坐在他的腿上——因为蝙蝠洞里只有一张椅子,“他给了我一块金氪*和一块寿命将近的恒星核*。”

“那听起来挺可怕的。”克拉克微笑着说。

他哼笑了一声,把手上的文件递到他眼前,“拟好的婚前协议。”

克拉克只用了一秒就翻完了里面的条款,不长,就那么短短几行。如果在一天前他可能还会对此有所意外。

“你想把它保存在哪里?”他在最下方签上了Kal–El的名字,想了想,又涂了个家徽在旁边。

“蝙蝠洞。”布鲁斯也签上了他的,“记住你的承诺。”

“我会的。”克拉克将笔从他的掌心抽离平放在桌上,一手揽住他的腰,让他们更靠近一些,“哪天你老的走不动了,就带我看看那个传说中金氪。”

他低下头,那双可以遥望万里的眼睛正凝视着他。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计划。”他毫无讽刺的轻声说。

“我已经开始期待那一天了。”

克拉克将那份协议也放在一边,在达米安回来之前,他们还有一点时间。

——————————

*春分之后:由于不知道不义发生的具体时间,就用了受难周的时间代指了。

*寿命将近的恒星核是制作红太阳发生器的,而金氪在某些设定里有永久性使氪星人失去他的特殊能力的用途(貌似是电视剧的设定?我想不太起来了)

得知不义2的那个结局后一度想弃文😂后来想想还是算了,毕竟我这是《不义联盟·日与夜》背景的设定啊2333333

评论(17)
热度(212)

© 流云奔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