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紧急援助-9-

“你们问他们俩?哦,那我想说的话太多了。”卡罗尔用一副冷淡的表情佯做惊讶的说,“在我和哈尔·乔丹还存在浪漫关系的时候——别在意这个,那段时间简直是耻辱,我们通常是三个人一起约会的,有时候是四个,巴里也有过两任女友。”

“能想象吗?通常是‘哦,嘿,巴里!好巧!一起来玩吗?’,认真的?在你女朋友还在一边你们正要去约会的时候?然后巴里会说,‘好啊。’”她环起手,对着屏幕白了眼,“有人询问过我的意见吗?好吧,就算他们问了,我又不能说,不,你不能来。到最后总会变成他们在一起谈天说地,而我在旁边处理公务的情况。”

卡罗尔挥舞着手臂,语气讽刺。

“哈尔会说,‘上次在隔壁扇区喝到的一种康德气泡酒,味道不错,下次一起去尝尝吗?’我想点头吗?我不想,毕竟费里斯航空够我忙的了,但我连摇头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他根本没有在问我!”

巴里在卡罗尔愤怒的语气中瑟缩了一下,“真有这回事吗?”

“我也不知道。”哈尔耸了耸肩。

反正他们也没办法对跨星系的投影进行测谎,他们爱怎么扯都行。

“如果你们实在想知道他俩的关系到底有多亲密,你们可以问问巴里作为一个没有办法在宇宙中生存的人类,他去过多少个地外星球,他甚至去过OA,除了灯侠家属和反派之外有人去过OA吗?别说是被守护者邀请去的了*。”

“这个是真的了。”

巴里白了他一眼,大概是个相当于“这还用你说?”的眼神。

第二个被选中做他们人证的是黛娜,所以他们可以预料的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在这个感情议会的审查团定位到戴娜并打开投影通讯的时候,黛娜正在追击一个罪犯。

于是他们不幸的,毫无防备的,被Canary Cry正面击中了。

哈尔不慌不忙的做了个真空罩子,还在罩子里摆了张沙发,看着审判席在声波下撞得四分五裂的样子。

为首的那个法官一路滚下了台阶,长袍盖住了他整张脸,露出了下面的红色灯笼裤。

哈尔举起了一个写着六点五分的牌子。

巴里坐在另一角捂着脸,颤抖着发出噗嗤噗嗤的笑声。

然而这个感情议会出乎想象的坚强又敬业。

仅仅就在十分钟后他们搬到了另一个审判厅,法官一瘸一拐的走上台阶,在审判席后面坐了下来。

“我真的非常抱歉。”黛娜忍住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真诚一点,但是面对一个十分钟前你还见过他的大腿和灯笼裤的人这真的很难做到,“你们应该在联系我之前通知我的。”

哈尔偷偷对她竖了个拇指。

“我知道你们要问哈尔和巴里的事情,这对我来说还挺难说的,我认识他们也有十年了吧,十年里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要非说那什么证明他们是灵魂伴侣我也说不出来……”

“有什么说不出来的。”有个人挤进镜头里勾住她的肩,“你只要问问他们有多少次在反派手里拯救了对方的屁股就行了。”

哈尔猛的调转了拇指的方向。

奥利挑衅的看了看他,“他们俩就像是黏在一起的口香糖,怎么都撕不开。问问他们的反派最恨谁,问问谁戴着蓝灯戒在整个绿灯军团里出了名,上次盖说什么来着?他也想抢枚蓝灯戒找个自己的专属辅助然后跑去单挑黄灯军团。”

“他以为他在打游戏吗?让他和圣行者凑合一下吧。”哈尔高喊回去。

“说起来上次凯尔给我带了本818扇区盗版地摊漫画,叫什么翡翠骑士和他的蓝袍法师,下次借你俩看看。”

“哈哈哈哈哈,我还见过你家罗伊和星火,红头罩3P的三流小说呢,改天给你寄一本,看的时候小心点捂着心脏。”

在经历过一次危机之后,审查团特别机智在他们冲对方幼稚地叫喊着“想打架吗”“来啊来啊谁怕谁”的时候眼疾手快的切断了通讯。

在短暂的宁静中,法官高大的身影缩在备用长桌后面,重重的松了口气。

巴里默默的同情了他一把,这种同情在第三个人选出现之后更加强烈了。

他们非常不走运的抽中了所有人选里最难搞的那个,布鲁斯·韦恩的名字在空中几乎散发着致命的毒气。

通讯在法官悲壮的颔首后被接通,但巴里相信事情可能比他要猜想的更棘手一些。

镜头正对的一张床,一张非常大看起来古老又昂贵应该被摆进博物馆的床。

床上躺着一个人,一个赤裸的只穿着一条黑色内裤抱着被子的男人。

下一秒蝙蝠镖就冲着镜头飞了过来,如果这不是什么虚拟投影的话,巴里毫不怀疑这个可怜的法官可能会血溅当场。

还好没有。

巴里忍不住为自己不会成为谋杀外星法官的“地球恶棍”的同伙松了一口气。

“大蝙蝠绝对气炸了。”哈尔歪着身子,让自己的肩蹭着巴里的,“但正常日行生物这时候早就不在床上了,谁让他是夜行的呢。”

巴里心虚的摸了摸鼻子。

“地球人,你认识这两位祈神者吗?”法官惨白着脸,本着职业道德把自己黏在了座位上。

“不想认识。”布鲁斯拿过一边的睡衣披上冷淡的说。

“请不要以谎言侮辱我神。”

“如果贵星球的语言简单到没办法分辨虚拟和现实的区别,我可以送你一本小学语法入门。”

法官徒劳的张了张嘴看上去像是要反驳关于语言的那部分,但是他的职业道德显然制止了他越扯越远。

“所以你认同这两位祈神者之间的爱吗?”

他沉默了大概三秒,然后尽其所能的平静的拉回原本的话题。

“我没听说哪个文化里最受信仰的神是主管爱情的,你的神太无聊了吗?”

“不是爱情。是爱,真诚,公理,正义,信任和奉献。”法官突然整肃了起来,认真的解释,“我神代表精神上一切美好的东西。”

“那就没有比他们更适合的人了。”布鲁斯束起腰带,拉开厚重的窗帘,阳光迅速侵占了整间卧室,“结束这无聊的审判,你们什么都证明不了,只有时间可以。”

法官看起来甚至有一些被他说动了。

“他装的像个感情专家。”哈尔小声吐槽。

“我希望他不是认真的,他刚刚夸你了你听到了吗?这听起来像是你或者他有一个命不久矣了才会发生的事。”

哈尔横了表情夸张的巴里一眼,“你学坏了,Barry,你竟然学的和我一样可恶了。”

巴里笑了起来,带着一点点的狡黠和全然的愉快,哈尔不得不对自己承认他爱死了巴里的这个表情,和他偶尔被耍时露出的懊恼与不服气并列哈尔·乔丹痴迷榜第一,还有他对着一堆报告、战损或者账单时的萎靡不振脸,或者作为闪电侠的正义凛然……

他可以列举上一天一夜。

但巴里很快就移开了视线,他今天一天都有些奇怪,好像连续多看哈尔几秒就会引爆炸弹那样。

“我知道我很帅……”

他凑近巴里身边,决定为他开个好头,毕竟暗恋别人而没法说出来实在是件痛苦的事情,尤其是像巴塞洛缪·艾伦那么含蓄的人。

巴里飞快的扫了他一眼,又收回视线。

哈尔猜他想装作自己并不在意,但他紧绷的下颚曲线已经完全出卖他了。

“所以如果你喜欢……”

“议会已经商议出结果了。”法官拿起那个小锤子又敲了一下桌子上那个能发出长长的嗡鸣的古怪乐器,打断了哈尔想说的话。

————————

沉迷剪视频无心写文,而且这篇真的是越扯越远了,好想弃坑😭

本来都借着回学校答辩和拍照的理由请好假,准备一路休到五一之后,结果今天下班前几分钟老板跑来亲自和我说有事情交代你,你这周挤出几天,别请假了😭😭😭心痛到无法呼吸

评论(14)
热度(227)

© 流云奔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