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哈尔有条金舌头-一发完

summary:愚人节那天,扎塔娜送了哈尔一条“金舌头”

绿红友情以上恋爱未满的暧昧背景。有稍许超蝠。

——————

“嘿,伙计们,我回来了。”哈尔像是一道流星拖着尾巴横冲直撞的卷进了瞭望塔,但是出乎意料的,舱室外的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

电梯叮咚响了一声,金属门缓慢的向外打开,金色的手杖率先从里面伸了出来。

“早上好,扎塔娜。”他收起制服在和里面的人擦身而过的时候笑着打招呼。

“现在是午夜正12点。”扎塔娜用手杖抬起她高礼帽的帽檐,打量着他,“而你是我今天遇到的第一个人。”

“呃,所以?”哈尔不明白地眨了眨眼,按住一边的开门键,避免它夹到这两个站在电梯门中间聊天的傻瓜。

“我要送你一件礼物。”魔法师甜蜜地笑了,手杖里射出一道光击中了没有穿制服的他,“一条金舌头。”

哈尔从恍惚中清醒的时候电梯门已经关上了,门里只剩他一个人。

而现在是12点零五分,他足足在这里站了五分钟。

“好吧。”哈尔耸耸肩,按下楼层,“这就是正义·怪事集中营·联盟。”

*

“Barry!”他推开监控室门的同时甜蜜到夸张的喊着又张开手,“来抱抱吗?”

几乎在他话音还没落下的时候,红色的人影就像个炮弹一样直击他的怀里。

哈尔猝不及防得被撞出了门外,感觉内脏都被顶的移位了两寸。

这是闪电侠研究出来的什么新式攻击手段?

他只是去了OA一周,又不是一年。

“Bar,如果你要杀我的话我建议用个爽快点的方式,而不是尝试勒死我。”他拍拍那个像是他们生离死别之后他又从土里爬出来了这么惊喜得抱住他的人,艰难的说。

“哦,抱歉。”巴里一脸疑惑的松开他,“我没想冲上来的。”

蝙蝠侠就在背景里盯着他俩,就像盯着两个十足的蠢货。

“你也好,老蝙蝠。”绿灯随意的对他挥了挥手。

“我不‘好’。”大蝙蝠一如既往的冷淡回答。

“Come on,一周没见了,你为什么不笑一个迎接我呢。”

他发誓,当他顺口调戏蝙蝠侠的时候他真的没有想看对方笑一个的意思。

所以当蝙蝠侠真的露出微笑的时候——不是那种冷笑,嘲笑或者任何一种适合蝙蝠侠的黑暗版笑容,是真的微笑,感觉一辈子都不会出现在蝙蝠侠脸上的那种——他正趴在地上找他的下巴。

巴里似乎也被惊吓到了,他刷的出现在了哈尔背后,好像蝙蝠侠的笑容带着什么致命射线一样。

“你,什么意思?”哈尔结结巴巴的问。

“什么什么意思?”蝙蝠侠收起笑容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你刚才笑得好像看到超人穿着制服在跳草裙舞!”

哈尔喊出声的同时扎塔娜的话回到了他的脑子里。

“哦……”他呻吟着打开通讯。

“绿灯侠呼叫超人,大超,告诉我你没在跳草裙舞。”

对面那个人似乎也被吓了一跳,“什么草裙舞?”

太好了,看起来这个魔法还是有距离限制的。

*

“我警告你们现在别惹我。”哈尔坐在沙发上被好些人像是围观稀有生物那么围观着,试图闭紧嘴,别再条件反射的说出些奇怪的话来。

“我问过扎塔娜了,魔法时效是一天,是一个用于作弄别人开开玩笑的小魔法,比如你说什么世界毁灭宇宙重生是没有能力实现的。”布鲁斯拿着报告从医疗室走出来。

“多小的事算是小事?”哈尔仰着头望着他,“比如让你和超人来个法式长吻。”

布鲁斯僵住了,而站在旁边的克拉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OMG,我不想看这个。”哈尔捂住脸,“别让他实现,求你了。”

但布鲁斯已经走到了克拉克眼前,他现在看起来像那个有名的花花公子了,即使他还戴着那个面具。

克拉克则红的像个煮熟的虾子,而且是羞涩的那种红。

他恨自己那张嘴,他下辈子都会为此做噩梦的。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并没有来一个湿热的长吻,而是非常平常的嘴唇碰了一下嘴唇——考虑到这个纯洁的吻的两个主人公,也没有那么平常。

“看来这个魔法还会自己打折扣。”

哈尔啧了啧嘴,当事情真的不会发生的时候,他又控制不住有些遗憾——给蝙蝠侠添堵从来是他的一大快乐来源。

“不要让我把毒哑你放在我的第一优先方案上。”布鲁斯阴森森的威胁他。

*

他最终没有被毒哑,拜托,毒哑他的话联盟可就要损失80%的娱乐指数了。

这是联盟和世界人民的损失,毕竟只有黑暗的沉闷的哲学与智力游戏和怪诞到听不懂的笑话的蝙蝠侠电影谁爱看呢。

他才是拯救世界审美的那个。

虽然,现在遭遇了一些挫折。他的方圆3万多公里以内你找不到第三个生物了——除非今天有哪国的载人飞船试航,他希望他们别……

不,他什么都不希望。

“巴里,你真是太好了。”哈尔坐在扶手上,挤在他身边感叹道。

早上沃利满怀好奇地来找过他,顺便搜刮一点零食。

所以当沃利抱着遮过视线的包装袋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你这么跑真的能看见路吗?”

结果沃利一个惊天动地的平地摔和一堆薯片饼干一路从走廊一端滑到了另一端。

中午吃饭的时候泰德和迈克尔在吵架。

“他应该把汤浇在他身上的。”哈尔对巴里吐槽道——不用想都知道是谁惹恼了谁,“今天的汤非常辣眼睛。”

然后泰德把胡椒汤掀在了迈克尔身上,还让莎耶娜滑倒撞翻了两张桌子。

下午“哈尔·乔丹金舌头观光团”来了,最后迪克当众跳起了脱衣舞,星火跑去挑战仰望星空派然后理所当然的炸掉了厨房。

所以到晚上,瞭望塔除了他和巴里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

“我只是负责看住你的。”巴里把拼命往他身上靠,几乎挡住屏幕的那个家伙顶开了一些,“防止你再乱说话然后被大家偷偷杀人弃尸。”

“那我要让他们去街上转两圈再高喊‘我是傻蛋!’。”

“谁是傻蛋?”巴里促狭的问。

“你是。”

巴里扭头看着他,“你忍了一天了,感觉如何?”

他更靠近了一点,把自己全然印在那片近在咫尺的蓝空里。

“我快要找不到自己灵活的舌头了。”他抱怨道。

这就像那个童话故事,得到金手指的蠢货最后被他的手指害惨了。

他冲着巴里张开嘴,晃了晃他的舌头,“你看见它了吗?它是不是没那么精神了?我觉得我快要失去说俏皮话的技能了。”

“至少它比我以前见过的那些精神点。”巴里忍着笑回答他。

“因为你只见过尸体的。”哈尔闭上嘴揶揄他。

他把手搁在椅背上,几乎把巴里圈在怀里。一周前,在他前往OA的前一天他们还在吵架,为了谁知道什么原因,但他们已经没人在乎这个了。

也许从没人真的在乎过。

他再次把视线从无聊的屏幕和世界地图移到一旁金色的发旋上。

他尝试闭上嘴谨言慎行快要24小时了,然而可能大部分有过短期戒烟戒酒或者戒任何成瘾的东西的人都会这样一种经历,临近禁令截止的最后一段时间往往是你最难以忍受的时刻,他现在大概正处于这个欲求爆炸的时期。

“要不要见识一下真正‘新鲜’的?”

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把这句话说出口,直到巴里扭过头看着他,好像为他的话感到茫然和困惑。

哈尔抿了抿唇,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巴里凑了过来,在他唇角轻轻啄了一口。

——他想起来了,是为了这家伙情人节收到的巧克力,而他把它连着包装纸一起扔进了微波炉,在热成浆糊的同时差点烧掉了厨房。

他在内心长长的呻吟着叹息了一声,然后揪住那个家伙给了他一个货真价实的锻炼舌头的深吻。

*

“告诉我这是出于你我都知道的感觉,而不是实验或者魔法。”哈尔离开他的唇的时候,低声说,他一只手还放在巴里的后颈上,好像一旦巴里点头就能往更下方侵略。

画面上有一个红点警示闪了起来,无赖帮的标志出现在中心城上。

“这是出于你我都知道的感觉,而不是实验或者魔法。”巴里笑着重复,完全没有看屏幕上闪烁着的无赖帮一眼。

哈尔放开了他。

“艹。”他站了起来,愤怒的捋了把额发,“我恨扎塔拉。”

他换上绿灯制服,盯着还坐在椅子里看着他的巴里,最终叹了口气,“呆在这里,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部忘掉,我去找那群笨蛋发泄一下,马上回来。”

*

“晚上好,女士们先生们。”绿灯侠拿着巨型的探照灯照着下面那几个正在搬运钞票的“勤劳工人”,“今天不是个抢劫银行的好时机,我建议你们立刻放下武器举起双手自己走进最近的警局自首。”

“为什么今天不是好时机?”诡术师正把一袋子钻石放进他们的车里,闻言抬起头好奇地问。

“因为我今天心情很糟糕。”哈尔在他们发动引擎逃跑之前就抬起车非常迅速地卸掉了四个轮子,“现在,放下武器去自首,不然我会让你们脱光衣服跳着四小天鹅去警局。”

“但我们有六个人。”

哈尔不耐烦地白了他一眼——不过在眼罩的遮挡下这大概一点都看不出来,“那就六小天鹅,照做就是了。”

然而谁都没听这条金舌头的话,斯纳特和米克从两边冲了下来举起了他们的枪,斯卡德就近钻进了货车的后视镜里。

*

巴里看着哈尔彻底离开了视线,然后打开某个固定频道趴在桌上大笑了起来。

通讯器里也是一片歇斯底里的笑声。

“天呐,如果让他知道我们这么耍他。”巴里一边笑一边使劲抹眼泪。

“不是我们,巴里。”奥利那里传来一堆金属物件翻落在地的声音,不知道他是笑到滚到了地上,还是手舞足蹈的碰掉了东西,“是你,你才是那个伤了他心的人,你得负起责任来。”

如果奥利没有一边笑一边指责他的话,效果会好很多。

“别这样,我已经有点后悔了。”

“后悔错过了一场超火辣的性爱?”奥利的尾音变调成了一声惨叫,他那边发生了一场事故,他猜他把某些易燃易爆的材料摔在了地上,他都听见爆炸声了。

“瞭望塔禁止‘性爱’,尤其是监控室这样的公共区域。”蝙蝠侠说,“要做回去自己家。”

“我刚刚是不是听到蝙蝠侠说‘性爱’这个词了?”巴里调笑道,“还有谁来代个班?我要去负责了。”

“去吧,爱情动作片男主角。”布鲁斯冷冰冰的吐槽,“我当然会说性爱,我还很擅长呢。”

频道里传来又一阵疯狂的笑声。

*

“嘿!”哈尔给自己套上一层印着麦当劳标志的超大型保温箱挡住了冰火两重天的夹击。

“你们都应该去警局!”他用笼子把这俩装起来扔到那辆没有轮子的车上,“难道还需要我为你们唱哈雷路亚送别吗?”

“虽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台风天要小心飓风,绿灯侠!”

哈尔举着棒球棍把诡术师的炸弹全都原路打了回去,“我只知道无赖帮要小心闪电侠。”

意志之绿的闪电侠抵消了龙卷风的同时,他把斯卡德倒提着扔进了车厢里。

现在他们都在那儿了,像是打地鼠那样只有脑袋从束缚住他们的绿色方块里伸了出来。

“唔……”哈尔环着手,审视着他们,“笑一个。”

没人有动静,他们都用一副“这个绿灯侠脑子有病”的表情诡异的看着他。

“斯纳特,唱首i surrender。”他打了个响指尝试着点名。

“你想干什么?”冷队一脸嫌厌的说,“我对你没有一点兴趣。”

哈尔狞笑着变出一个巨大的木锤来。

*

在伦纳德·地鼠·斯纳特脑浆四溅的前一秒哈尔被人猛的拉开了,丽莎的鞋刃擦过他的脑袋滑进车厢,又穿过车厢像是烟雾一样消失在了空气里。

哈尔站在几米开外的地方,那只货真价实版的闪电侠还抓着他的手。

“晚上好,闪电。”哈尔把车厢的门猛的关上然后从外面挂上了插销,“我正好有事想问你。”

“晚上好。”巴里吐着舌头笑着。

“介意告诉我你们今天一天都在玩什么吗?”

“我们应该先找到丽莎。”他非常诚恳的建议道。

“所以根本没什么魔法。”哈尔完全无视了他岔开话题的意图,“你们完全就是在耍我!”

“也许只是魔法突然失效了。”巴里一边止不住的偷笑着一边辩解道。

“巴里!”

“这不是我的主意,是扎塔娜的。”巴里躲过他愤怒的绿钳子,跑到了他的背后无辜的摊开手,“我可以道歉的,我真的感到非常非常后悔。”

“去你的。”

“Come on,Hal,我们可以重来一遍。”他举起双手,“这次我一定好好表现。”

绿灯侠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恼羞成怒的飞走了。

*

“好吧。”巴里耸了耸肩,再次打开通讯器,“凯尔,我需要一点帮助。”

+1

“说真的,我没想到布鲁斯会牺牲那么大,我那时候还以为要暴露了。”

“至少如果当时是要我吻谁我是绝对不会照做的。”

“我也不会。”

“……”

“呃,所以答案是布鲁斯恨透哈尔的嘴了还是布鲁斯真的和克拉克有一腿?”

“你们真的太蠢了,男孩们。”扎塔娜靠在沙发上吹着自己的指甲,“当然是both。”

-1

SUMMARY真实版:大家决定给说话不经过大脑的哈尔·乔丹一个教训,而今天恰好是愚人节,但显然巴里事先并不知道自己会为此错过什么。

————————

又坏又闲得无聊的正联还有poor hal,如果当时巴里没有把持住说不定就变成正联围观绿红开车了23333

其实这本来是给愚人节准备的贺文.._:(´_`」 ∠):_ ...

最近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咸鱼,然而看到绿红tag这两天一点动静都没有(就算有也是刀!= = 凸)还是垂死病中惊坐起,硬是挤完了这篇

现在终于码完了……让我再咸鱼两天吧……

评论(28)
热度(390)

© 流云奔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