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破晓-3-

迪克小心地越过警戒线,脚尖点在地上,像真正的猫类一样没发出一点声音,作为一个未成年人的天生优势,在这点上他甚至能做的比布鲁斯更好。

地上散乱着一些警方留下的脚印和灰尘,迪克细心避开它们穿过窗边投下的月光和阴影,走进深处全然的黑暗里。

单片的夜视镜忠实地把所有情况都反馈给他。

那间密室在二楼浴池的最深处,迪克推开那片伪装的墙壁,后面应该还有三扇电子门,同时需要密码和虹膜,破解起来并不困难。

迪克站在电子门前,打开自己的喉震耳机,对面传来规律的呼吸声,阿尔弗雷德总是在那里,在他们需要的任何时候。

“出什么问题了,迪克少爷?”

标准的阿尔弗雷德式从容镇定。

“有人在里面。”迪克透过门缝,能看到后面两扇同样遭遇的门,“电子门被暴力拆解了。”

“我建议你在对方发现你之前回来,少爷。”

“我们必须搞清楚是谁知道了布鲁斯的身份,抱歉,阿福,我会小心的。”

迪克掐断通讯,侧过身谨慎的穿过厚重的钢化门之间的缝隙,藏身在第二道门后的阴影中,根据布鲁斯给他的资料,第三道门之后直接是一个500平方英尺不到的资料室,靠墙的地方放着书架,电子门的正对面就是电脑,没有任何可供藏身的地方,如果初次偷袭无法得手的话他就必须和对方硬碰硬了。

那人走动了几步,密室中的灯似乎被他打开着,明亮的光线拉扯着他的影子从门口斜斜的映出来。

他从腰带里取出一枚烟雾弹和一枚催眠瓦斯,夹在左手的指缝间,右手抽出了两枚birdarang*。

*

几乎在烟雾弹的触地的同时克拉克就听见了,他转过身,看见两个小型的飞镖似的物体从门后飞出来,一枚朝向他头顶的灯,另一枚直冲他的肩膀。

克拉克皱起眉,抬手接住后者,任由灯光在一声刺耳的碰撞声中炸得粉碎。

光线对他来说没有太大意义,烟雾也是。

他屏住呼吸,隔着浓重灰暗的烟雾,门后窜出来的矮小的人影和他手上的两截短棍清晰的印在他的视网膜上。

那人轻盈的起跳,像是只敏捷的猫——或者什么杂技演员,踏在书架在空中花哨地翻了个身,跃到他身后,颜色鲜艳的披风好像一对展开的翅膀,但手中的棍子借着下落的力道毫不留情地瞄准他的后颈。

克拉克转身抬起手钳制住了那个比常人细上一圈的手腕,那不是什么矮小的人,那是个未成年的孩子,他偶尔也会在电视上见到跟在蝙蝠侠身边那一星半点的影子——罗宾。

他们的目光在空中短暂的接触了一瞬,多米诺面具下的蓝色眼睛里满是惊讶,下一秒还在空中的少年奇迹般的扭过身,就着被他攥住的那个手腕作为唯一的支点,对着他的胸口来了一记完美的空翻后踢。

他还是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少年挂在他手上,警惕和不解几乎从那双有过一面之缘的眼睛里溢出来了。

“嘿,大个子。”那个少年突然笑了,他咬着呼吸器有些含糊不清的说。

克拉克看见他把另一只手伸进身后的腰带格子里,然后用猛的抽了出来将什么东西扔向了他身后。

火光从那里炸开的前一秒,克拉克将他扔了出去,少年灵巧的在地上翻滚了一圈站起来的同时就想要往门外撤退,但第二次更强烈的震动打断了他的计划,几个脚步声正快速的接近这个窄小的房间。

他一开始以为是他们的动静引来了警察,但很快意识到那不是的,那步伐沉重,迅速,规律,像是什么机器人军团。

然后是一声巨响,电子门被从外部整个轰飞了,带着中央一个巨大的凹陷重重地撞在墙上,两个全副武装的高大人影就从裸露的门洞里跨了进来,首先向还站在门边少年展开了攻击。

他敏捷的后翻躲开了那只几乎能拍断两英寸厚的合金门的手,从身后又掏出了两枚非常小巧的武器扔向这两人脚边。

这次克拉克看清了那是一个比他接住的更小一圈的飞镖,形状像是一只展翅的鸟,翅膀上还有一个快速闪动的红色光点。

飞镖几乎在落地的时候就炸裂开来,那两个大汉条件反射地退开两步想要躲避火焰和热浪,而那个少年更快地从腰带里抽出一根极细的金属丝,勾住了其中一人的脚踝,并把另一头卡死在墙上。

金属线开始自动回缩,那人被拖曳着拽倒在地,但很快直起身扯住金属丝的末端,墙体在他夸张的力量下崩裂开来。

迪克都顾不上震惊,他转身抬起双棍隔开那只抓向他的手——他们的战斗模式单一到可怕,力气却大的不像是人类——并按开了最高档的电击按钮,但对方似乎毫无所觉的抓住另一端,将他摔了出去。

这时候钛合金的拉力索已经被另一人完全扯断了。

他甚至来不及在空中调整姿势就狼狈的撞在书架上,有那么半秒视神经彻底罢工,只有痛觉在拼命叫嚣着,半秒之后,那只阴魂不散的手从退散的黑暗里伸出来,瞄准他的脖子。

然后它停住了。

克拉克抓住了那只手。

他有些不太理解现在的状况,除了这两个来历和身份都非常可疑的家伙显然对眼前这个“罗宾”不怀好意。

他们是人类,他很肯定,但他能清楚看到他们做出攻击行为时心脏不正常的跳动频率和肌肉状态,有某种东西在他们血液里支撑着这种透支行为。

即使立刻停下,他们也会遭受到严重的肌肉损伤或者痉挛问题。

他用刚才他们扔罗宾的那种方式将手上的那人朝那个依旧以攻击少年为最高目标的同伴扔了过去,接近两百磅的两个成年男人像是炮弹一样撞在一起然后齐齐砸在了书架上,沉重的实木书架在剧烈的震动中翻落下来,和大量的文件材料一起倒在两人身上。

那个穿着罗宾制服的少年从地上爬起来,他的呼吸器在刚才撞在书架上的时候落在了地上,又被其中一个人踩坏了,室内的催泪瓦斯散开了一些,但浓度还是很高,他像是个毒瘾犯了的边缘少年,被烟雾和瓦斯呛得咳个不停,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往腰带里掏着他的备用呼吸器。

他往前跨了几步,刚才被其中一个人踩碎的地砖在他脚下发出细碎的呻吟,他有些不太习惯在他没穿着制服的时候光明正大的使用一些暴力手段,但现在依然不是超人出场的时候,而他需要更加谨慎,避免在他了解清楚状况之前就被人认出来。

他握住书架的一角,将它抬起来扔在边上。

那个似乎失去意识的男人突然伸出一脚踢在他的脚踵上,另一人在他猝不及防失去平衡的时候,将他掀翻了出去,超人撞碎了对面的书架,几乎把自己嵌进了墙里。

破碎的墙里砸落了一地,他大概撞歪了两根钢筋,眼镜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然后那个人向着他冲过来,像头蛮横的野牛,把他往更深处撞过去。

墙上多了个惨烈的大开的豁口。

克拉克不常感到愤怒,他练习过很久的情绪控制,不让负面情绪过多的影响他——为了这个世界着想这是非常必要的。

但他现在在感受愤怒。

另一个被药物控制的人已经撤退了,罗宾也跟着不见踪影——但愿不是追了上去,而这个是留下来拖住他的。

以非常糟糕的方式。

他按住那个人胸口的血窟窿,即使这对一个大半心脏炸成碎片的人来说没有一点用,血不断涌出来大片地染在他破损的衬衫上。

他太自大了,过于相信自己的能力,甚至没有注意到那个蜷缩在心脏旁边的微型炸弹。

事实是他没办法起死回生。

那个男人看着他,眼神空洞无光,表情凝固在那一瞬之前的痛苦和乞求。

他本可以发现的。

但他没有。

*

“嗨,阿尔弗雷德。”

“早上好,迪克少爷。”阿尔弗雷德就这么站在那里,堵在蝙蝠洞的入口,语调贫瘠而冷淡,带着阿尔弗雷德式的压迫感,“我以为您知道‘以您自己的安全为重’是什么意思。”

“呃,抱歉。”他想耸个肩或者吐个舌头,但在管家的注视下,他只是把自己站的更笔直了一些,“我想把东西找回来。”

虽然他失败了,没拿回蝙蝠腰带或者那个U盘,没搞明白任何一个人的身份,连后来那个莫名其妙袭击他的怪物都跟丢了——他们为什么不也学学贝恩把管子装在背后呢?

“我希望您和老爷都能在行动之前替我这个老头子脆弱的心脏想一想。”

“我的错。”他承认的非常迅速且诚恳,他也确实感到了愧疚。

“您知道我不会因为您老实认错就放过您的吧?”

“好吧,多久?”

“一个月。”

“鳗鱼冻还是仰望星空派?”

“哈吉斯*。”

“哦,布鲁斯会疯的。”

“他当然应该为你的行为负责。”阿尔弗雷德转过身,终于放弃了蝙蝠洞的门神工作,“现在来医疗室,迪克少爷,我们得处理一下你的伤口。”

——————————

*罗宾给自己做的接近蝙蝠镖的东西,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翻译了😂😂鸟镖?好难听啊

*传说把羊的内脏一股脑塞进羊胃里煮,再加点蔬菜放在边上的非常难吃(但听说很健康)的英国菜。

写了一整章的动作戏,我要崩溃了😞老爷又没出场,实力心疼,有那么一会儿我觉得我写的是克拉克和迪克的同人。

下一章老爷大概就能出来了吧?

评论(5)
热度(66)
  1. 永恆初心者流云奔壑 转载了此文字

© 流云奔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