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2+1+1-一发完-

2+1+1两次他们忽视了线索,一次他们搞错了

天空藍妹子的点梗(还是@不了😂),乐高游戏世界(大致是麻烦重重,毁灭军团,宇宙冲突这几部的角色设定,我爱毁灭军团,它超棒!)

不知不觉带了一点点绿红,希望姑娘别介意😂

——————

他们的主席和顾问之间有些不对劲。

闪电侠第一次意识到这回事是在一场生日宴会上。那天是超人生日,而他迟到了。

他“又”迟到了。

没人在乎为什么,也许是为了正在抢劫的无赖帮,地球另一端新鲜出炉的小笼包,或者正在过马路的鸭子和老太太,总之,闪电侠迟到了就和蝙蝠侠不谈感情一样,是世间不变的真理。

所以当他甩着手臂冲进孤独堡垒所有人都已经在那儿了。

“嘿,各位,晚上好,你们已经开始了?大超许愿了吗?吹蜡烛了吗?还是我已经错过吃蛋糕的时间了?!不!等等!你们有给我留蛋糕吧!最大的那块!”

他冲进来之后还是一步不停的绕着人群小跑出了个红黄相间的规整的圆——闪电侠眼中的小跑。

“停下,闪电。”戴安娜忍无可忍的扔出自己的绳索拦腰圈住他,“我们刚要切蛋糕。”

“最大的那块是女侠的。”哈尔冲他挑衅的做了个鬼脸。

——还有绿灯侠是个超爱和他作对的讨人厌的家伙,他得把这个也加进宇宙真理的名单里。

巴里将自己从绳索里震动出来,“最大的?蛋糕?哦,当然,是女侠的,那我要第二大的那块。”

“最大的蛋糕是超人的。”戴安娜叹了口气,“停下你们幼稚的行为,拜托了。”

“不不不。”超人被逗乐了,他飘得更高了一点摆着手,“我不觉得我能比闪电吃的更多,以及布鲁斯赞助了超大的蛋糕,你们可以随便吃。”

“叫我蝙蝠侠。”

蝙蝠侠开口的时候闪电吓了一跳,他“闪电”般地回过身向刚才被他忽略的那个“礼物架子”看过去,就见到他们浑身漆黑的顾问从个巨大的彩虹包装的礼物下面露出一只眼睛来,上面垂下来的彩色缎带几乎都要淹没他了。

闪电有点怀疑他是怎么拿着这么大的东西一路招摇过市跑到北极的,毕竟这东西完全塞不进蝙蝠战机不是吗?说不准明天哥谭的新闻就是蝙蝠侠被神秘反派变成了彩虹蝙蝠侠——虽然不是说他没这么做过。

“那我们切蛋糕吧?”超人兴致勃勃的提议。

钢骨点了几个按钮,欢快的音乐就从他身上传了出来,不过不是生日歌,而是圆舞曲。

蝙蝠侠从彩带下面斜了他一眼,那种能把人灵魂从头顶抽出来塞进锅里煮成汤的眼神。

巴里为自己的想象打了个寒颤。

钢骨也是。

超人在圆舞曲,交响乐,婚礼进行曲和战争号角的交替中举起了一把大概有四五个人高的大刀,手起刀落快速地把蛋糕均分之后就将那个彩虹礼物从蝙蝠侠手上接了下来。

“我去放到储藏室里。”他欢快的对彩带后面的那个黑色脑袋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

“哦,对。”闪电侠收回伸向蛋糕的手——对于好几层楼高的蛋糕,把自己埋进去才是正常的食用方式,“Supes,你的礼物。”

他低下头从自己制服的内置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再抬起头的时候那个拿着小短手举着巨大的彩虹礼物笑得像朵花似的联盟主席已经不见了。

“他跑哪儿去了?”巴里戳了戳正在研究那个蛋糕上特别“艺术”的人头蜡烛的哈尔。

“放礼物去了。”

“哦。”巴里低头看看自己的小盒子,“那我去找他吧,记得等我回来再吃!”

“保证在你回来之前吃光。”哈尔对他露齿一笑。

孤独堡垒非常的大,还好超人已经给了他们大部分地方的通行权限,巴里最终在走廊尽头的一间房里找到了他。

那房间里有个充满异域风情的城市模型,规整精致,大概1:3那么大,连公路上的小车都一清二楚。

超人正在一片似乎还没有搭建起来的空地上拆着那个彩虹包裹。

“哇哦。”巴里从敞开的大门走进来,“这里是什么展览馆吗?”

“啊,这些?”超人回过身有些不好意思的拿着他的小短手搔搔脑袋,然后放下那个包裹飘到半空中张开双手,巴里几乎能听到BGM里给他加了当当当当的音效。

“这些是B送我的生日礼物。”大超飞到了一个很高的尖塔旁边隆重的向他介绍,“这是坎多城的科学尖塔,传说是我父亲工作的地方,也是坎多城的地标之一。”

——蝙蝠侠是个模型达人,这个早就在他的宇宙真理名单里了,那些蝙蝠车蝙蝠飞机什么的都是他亲手拼装的,巴里非常羡慕这一点,他也想要一辆炫酷的闪电车什么的,但他永远没办法让那东西开的比他双脚跑的更快。

超人从尖塔旁又绕到了对面的广场上。

“这里是坎多城的商业中心,中间这个广场是坎多城每时每刻人最多的地方,我不知道B是怎么完成的,但它甚至可以播放音乐和喷泉。”

“还有这个,我们的气象塔,可以控制整个坎多城范围内的气象,让我找找他的开关在哪里,B给它安装了好几个气象控制,哈,看,小雨。还有暴雨,小雪,暴风雪,大风和彩虹!我一直知道他装配这个很厉害,但他总是在刷新我的认知。”

闪电侠被暴风雪扑了一脸,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他的舌头——等等,他们有舌头吗?

他现在只想知道自己不知道戳到超人的哪个开关了,然后关上它。

欢快的超人满脸欣赏的围着虚拟彩虹飞了一圈,又闪到了一座方形建筑的旁边。

“看!这是坎多城的动物园,传说里面包含氪星全部的濒危物种。”超人踏在地上,打开动物园的铁门,绅士的向他做了个请的动作,一边继续滔滔不绝的解说,“B甚至按照了我送他的那本氪星动物大全做了大量的仿真模型,你可以进来看看,我打赌你会喜欢的,尤其是里面的环形尾翅火鸟,非常非常好看。”

“Supes。”他打断他,“你不是四年过一次生日吗?”这里的礼物四年送一次,他们恐怕得在还是个受精卵的时候就认识了。

“哦,是的。”超人转过身来,笑得有些害羞还是别的什么,“但是闰年之外的2月28,B也会给我小小的庆祝一下,就两个人吃个饭什么的。”

闪电侠觉得眼睛有点疼,他怀疑自己的脑袋可能在刚才频繁的变换天气中裂开了一条缝,毕竟塑料玩具不是很扛得住热胀冷缩,所以他得走了,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回去吃点蛋糕补充一下能量才是他该做的。

“这里非常好看,真的。”巴里迅速的说,他挥舞着手臂,“但我现在有点饿了,我得回去吃蛋糕了,你一起吗?”

“我把这个装好就过来。”他举起那个刚拆开包装的空中花园,还没说完,闪电侠已经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他窜出房间,在一秒之内出现在了蛋糕旁边,还好那个巨型的蛋糕还好像没怎么动过的样子。

“你干嘛去了?”绿灯还在执着于挑走蛋糕上那个诡异的蜡烛。

“看看我的脑袋上有裂缝没?”巴里没顾上蛋糕,他把头凑到他眼前急切的问。

哈尔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我没看到有缝,但有个洞,还进水了。”

“你脑袋上也有洞。”巴里放心的收回脑袋拿起了一边的叉子,“但我觉得眼睛疼,可能是饿久了吧。”

*

他们的主席和顾问之间有些不对劲。

巴里这个月第二次让这个问题击败各色零食进入他的塑料脑子里,事情要从半个多小时前说起。

瞭望塔是他们的宇宙基地,就在近地轨道上,你得承认,那很酷,即使是在乐高世界。而作为他们的基地,还是比正义大厅大的多的基地,瞭望塔里很多房间,公共的或是私人的,他现在就站在其中一扇门之外。

不不不,不是他自己房间的门。

是蝙蝠侠的。

“Come on ,Barry.”他瞪着房门自言自语,“别做个胆小鬼。”

尤其是别在绿灯侠面前。

他扭头看了看走廊两侧,很好,一个人都没有。

而蝙蝠侠也不会在监控器前,他现在这个时间应该还在他的豪华大床上。

他小心翼翼的靠近房门,然后把自己挤了进去——字面意义上的挤,闪电侠绝技之一。

安全。

很好,他现在通过了房门,里面没有机关没有炸弹没有任何可疑物品,就像个普通房间。

当然,蝙蝠侠的房间绝不普通——来自他的宇宙真理名单第237条。

他打开抽屉,规整的笔记本和几支不同款式的笔旁边还放着一叠电影票,一个皮夹和几张花花绿绿的会员卡。

哇哦,真的?蝙蝠侠有收集癖他知道,有蝙蝠洞的展览柜和那些展览柜都放不下的战利品为证,但看电影?去电影院看电影?!他从没想过对方会这么有娱乐精神,而且还很亲民——韦恩大宅里有私人影院,设备一应俱全。

第二个抽屉里放着满满一抽屉看了就会让人犯上偏头痛的文件。

再见,会议资料。他迅速关上抽屉,挡住里面那些咬人很疼的报告。

现在房间里可见的能放东西的地方还有一个橱柜和一个衣柜——也许还有看不见的机关?介于这里是蝙蝠侠的房间。

他走到橱柜前敲了敲门,没动静,刚伸手打开柜门,就被正当中的对他笑得正欢的超人玩偶吓了一跳,他几乎是顺移到了床上,惊心动魄的两秒之后,才探出头张望一下。

没有热视线也没有冷冻呼吸,那个人偶更没有飞出来攻击入侵者。

所以。

这只是个普通的模型?

闪电侠捂着并不会怦怦乱跳的心口回到柜子前,小心翼翼的伸出手碰了超人人偶的脑袋一下,那个神似他们主席的迷你玩具向后倒了一下,依然用着非常治愈的笑容看着他。

这真的是个普通模型!

闪电侠有一瞬间没有办法分辨到底是它会跳起来攻击你更可怕点,还是蝙蝠侠房间里有笑容满面的超人玩具更可怕一点。

放弃吧,闪电侠,你永远不会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放下那个模型,转而开始观察整个橱柜。

上面那层除了这东西之外还放着一盒子没吃完的小甜饼,下面就放满了一看就知道很危险的奇怪工具。

感谢他终于见到了比较“蝙蝠侠”的东西。

然而,他还是没找到他想要的。

他再仔细找了找,在隔板下面摸出了一张全家福,一张签着“迪克·格雷森”大名的简笔画,一封杰森的来信,一张提姆的奖状,一篇达米安的小学作文以及芭芭拉的自拍*。

他恭恭敬敬的全部黏了回去。

他还是,没有找到他要找的东西。

“Knock,Knock.”他的通讯器非常及时的响了起来,“你还没找到吗?”

“没有,你确定蝙蝠把东西放在了这里?”

他打开衣柜,里面挤满了各式各样的蝙蝠装,简直可以玩个换装游戏了,蝙蝠侠的超英之旅什么的?

“不然他还能放哪儿去?”

“可是哪里都没有啊!”

“抽屉,柜子,桌面上,床底下?”

“床底下?!”

巴里大声质疑着,谁会把东西藏在床底下呢?那里又黑又脏说不定还会有老鼠。

他做了三秒的心里建设,然后把脑袋探到了床下。

那里有个箱子,上帝,那里真的有个箱子。蝙蝠侠竟然会像个守财奴一样把东西藏在床底下!

“快点,伙计,蝙蝠快到了。”

“快不了!”他正在努力的把这个沉重的箱子拖出来,“你还是放弃吧,我们可以随便在哪个超市里再买一副!”

“你是闪电侠你告诉我快不了?!”绿灯用好像良家妇女被堵在街角的口气尖叫道,“这不是随便哪副UNO,这是我从宇宙里带回来的绝版!”

“不就是把红黄蓝绿换成了红灯黄灯蓝灯绿灯吗!我都能从你一脸踩到屎的表情踩猜到你手上剩的那张是塞尼斯托!”

“你再叫老蝙蝠就要听见了!”

“明明是你在尖叫!”

“他上来了!还有一分钟!”

“等等等等,我好像找到了个盒子!它打不开!”

“就是这个了,快出来!”

在一阵只想让人跟着尖叫的兵荒马乱之后,他顺利的拿着盒子在蝙蝠侠进入走廊之前逃回了监控室。

“Barry!”哈尔惊喜的向他冲了过来,巴里受宠若惊的张开手,然后哈尔在他面前一个急刹车,夺走了他手里的盒子。

“嘿,你不能这么过河拆桥!”

巴里一个回旋闪到他身前,下一秒眼前就被那个盒子挡住了所有视线。

“这是啥?”哈尔把那个小盒子抵在他面前。

“呃,你的UNO?”巴里向后仰了仰避开那个盒子看向他。

“这‘明显’是个手表盒。”他拿着盒子在巴里面前晃了一圈,一字一句的强调道。

然后收回手打开这个没有贴着任何标签的黑色小盒子,里面不出意料的有一只手表。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那是一只看起来非常普通的表,没有任何商标或者品牌,普通到不像是布鲁斯·韦恩的——比较像是什么哥谭蝙蝠侠打假活动的战利品,但显然蝙蝠侠不打假,可能是因为在哥谭杀人放火的比卖假货的多多了。

“呃,这好像是克拉克的表?”

“咳嗯。”一个声音出现在他们背后(或者更上方),清了清嗓子,“我想,这是我的表。”

巴里和哈尔几乎是同时蹦了起来,窜到房间另一头警惕的看着他。

超人不明所以的望回去。

“所以。”哈尔勇敢的打破了沉默,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冒出来“所以”,这其中有什么因果关系吗,“我记得今天没有你的值班,你怎么在这里?”

“哦,我是来送B的。”他往下飘了点,踩在地上,“你们是从哪里找出来的这个手表?”

“好问题。”哈尔和巴里对视了一下,然后他转过头来决定先发制人,“蝙蝠那里,你的手表怎么会在他的床底下?”

“我送给他的。”超人理所当然的说,就好像他每次都把票投给蝙蝠侠那么理所当然,“你们为什么会跑到B的床底下?”

先发制人失败。

“我们想拿回来哈尔的UNO。”闪电侠眨了眨眼睛,老实地坦白道。

“如果你们说的是上次会议上被B没收的那副的话,他放在了一号仓库。”

闪电侠赢了。

“你看……”哈尔将手表递给超人的时候,暗示他,“你没什么要告诉我们的吗?”

“唔……”超人想了想,“下次别在会议上玩UNO了?”

*

他们的主席和顾问之间有些不对劲。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用这句话做开头,但这就是他叙述的这个无聊的小故事的中心主旨不是吗?

而他喜欢简单明了,有始有终。

他们的主席和顾问之间有些不对劲。

他将那一大盒信扔在休息室的桌上,那是他从蝙蝠侠门口拿来的,就是他们通常回收垃圾的日子,丢垃圾的地方。

【既然我把我的唇放进你永远充溢的酒樽,既然我把我的苍白的额贴近你的手心,既然我有时呼吸到你的灵魂里温柔的气息,一种沉埋在暗影里的芬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尔抓着那封信笑得像是五百只鸭子,“这是谁写的?”

“我在蝙蝠侠门口的垃圾箱旁边看见的。”闪电侠试图让自己冷静,但他在用五秒时间读完这些信之后就变成了永无止境的绕圈状态。

“谁?”哈尔拍了拍脑袋又问了一遍。

“蝙——蝠——侠!”

闪电侠大声的说着,他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然后他停下奔跑看着那个懵逼的绿灯侠,“你听懂了吗?”

哈尔低下头看看这一整箱没有署名的情书,“呃,我觉得我没有,这是蝙蝠侠写的吗?”

“怎么可能!”巴里惊恐的大叫。

“我也觉得不。”他嘀咕道,“那就是谁送给蝙蝠侠的?”

“犯人肯定在瞭望塔里。”不然谁还能有机会把信送进瞭望塔来呢?

“戴安娜?”

“不是我。”天堂岛的公主在桌子边坐下,随手抽出一封信看了起来。

“我估计也不是,黛娜?”

“绿箭会拿箭戳你脑袋的。”巴里拿手咄咄咄咄的怼着桌子,全联盟的名单都在他脑子里奔跑过去,然后他停下手,发现了一个让人惊恐的事实,“联盟里还有单身的女性吗?”

“我觉得是克拉克。”女侠放下那封信淡定地扔出炸弹。

“谁?!”巴里把刚塞进嘴里的甜甜圈整个喷了出来,然后把自己尖叫成了蒙克的呐喊。

哈尔收起充满先见之明的防护球,用小扫帚在女侠发飙之前把所有的残渣都扫进了垃圾桶里,顺便抓着巴里的腿,把他拎到垃圾桶上也抖了抖,“我觉得也是。”

“什么?!”

巴里尖叫声变了调,把自己从小绿手里震动出来,差点整个栽进垃圾桶里。

任何一个像他一样,脑子里有个超人正在穿着红蓝色的蓬蓬裙用咏叹调声情并茂地念着,“啊,蝙蝠侠,你为什么是蝙蝠侠”的人都会这么惊慌失措的。

“最近他俩一直在换值班。”戴安娜说,“换到同一天。”

“我见到克拉克在值班完之后进了布鲁斯的房间。”

“苏还和我说她看到他们一起进了电影院。”

“上次布鲁斯当着联盟的面把他培育的氪星玫瑰给了克拉克。”

他们一人一句说的有模有样。

“那只是种子!”巴里为了捍卫自己的世界观辩解道。

“‘玫瑰’的种子。”哈尔强调。

超人和蝙蝠侠以三十二倍速哼起了婚礼进行曲,一路哼到了教堂,然后鲜花鸽子,四只穿着伴郎服的小鸟都争先恐后的出现在他的脑子里。

巴里瘪着嘴,他不想想起以上任何一个画面,但是超人画着大红口红穿着露肩婚纱的画面已经在他脑子里根深蒂固挥之不去了。

再下去他都能看到他们生出超级蝙蝠了。

在闪电侠的思维奔上月球之前,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了,超人和蝙蝠侠一前一后走进来。

“嘿,supes。”哈尔随手抽出一个信封招呼大超,“A shrivelled, lifeless, vacant form,It lies on my abandoned breast……”

“And mocks the heart which yet is warm, With cold and silent rest. ”超人很自然的接了下去,“怎么了?”

“没什么。”哈尔做了个一边玩去的手势,随即背过身,对巴里和戴安娜挑了挑眉。

很好,超级蝙蝠baby出生了。

超人还是一脸不解的看着他们。

“无论结果怎么样我们都会支持你的。”戴安娜拍拍他的肩,一脸“严肃”的走出了休息室。

“兄弟你已经达成了联盟有史以来最可怕的成就,好样的,绿灯军团欢迎你。”哈尔非常敬佩的伸出手,克拉克一脸茫然的和他碰了一下。

然后哈尔也逃了出去。

超人把视线移向唯一一个可能知道内情的巴里身上。

“呃。”闪电侠回头看了那个箱子一眼——那个他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箱子,那个放满了超人的热情和真心的箱子,那个被蝙蝠侠当做垃圾扔在门口的箱子。

婚礼进行曲惨淡的变了个调,终于停了下下来。礼堂,鲜花,鸽子还有超级蝙蝠baby都碎成一瓣一瓣的了。

“别太难过,看开点,失败是正常的。”闪电侠给了这个可怜人一个大大的拥抱,他其实还想说点其他的,比如指责一下那个把别人真心扔进垃圾堆的冷酷家伙什么的,可惜那个家伙正在用一如既往的“蝙蝠”眼神看着他,而他也正好是他的衣食父母——零食父母,所以他想他还是选择性的沉默比较好,“如果想喝分手快乐酒的话来找我,虽然你喝不醉,幸运的是,我也喝不醉。”

失败什么?

超人张开嘴刚想问什么,眼前红色小人也嗖的一声不见了。

“他们在干什么?”

“不知道,习惯就好。”蝙蝠侠走到他们刚才待着的桌子前,翻开那个箱子,“原来在这里。”

“什么?”

“迪克的家庭作业。”他把箱子重新封好扔进超人的怀里,“拿去处理掉。阿福让他每天写点什么,他就写了一堆情诗,还给学校女同学每人寄了一封,被我截了下来。”

“那为什么要带来瞭望塔?”

“阿福让我别在迪克面前销毁,以免伤他心,一方面也让他知道女生不是写写诗就能追到的。”

“我觉得对他来说追姑娘完全不是问题。”

“这就是问题所在。”

*

他们的主席和顾问之间真的不对劲。

要说他最后在这件事中获得了什么教训,那就是千万别在吃东西的时候做有安全隐患的事情——介于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吃东西,他最近还是远离大都会和哥谭相关的所有话题来的好,尤其是他们主席和顾问两个罪魁祸首。

“拜托,谁能换掉这个无聊的八点档电视剧吗?”

哈尔坐在沙发前面的地毯上,身边堆着一堆拆开的零食和一只正在全神贯注的吃东西的闪电侠。

“奥利,遥控器在哪里?”

他伸长脖子问向一边和戴娜乒乓打的火热的绿帽子小人。

“忙着呢,自己找。”他在回球的时候还抽空给戴娜抛了个媚眼,忙的不亦乐乎。

“在钢骨的脚底下。”戴安娜好心地指出。

“稍等一下!”钢骨正和游戏机相亲相爱到关键时刻,“就要赢了!”

“我还是自己来吧。”哈尔没好气的冲他喊,“抬起你的左脚。”

绿光组成的小奶狗叼着遥控器闪电般的冲了回来。

“Come on,Flash。”哈尔抓着奶狗的爪子按在遥控器上,“帮我选个有趣的节目。”

正在和限量版巨型奶酪汉堡奋斗的巴里斜了他一眼。

电视机被FLASH按的啪啪直响,最后停在了一个新闻频道上,穿着白西装的布鲁斯韦恩站对着镜头抛着飞吻。

“哦,天,你真没有品味。”哈尔发出了被榴莲熏了个正着的呻吟,他皱着脸,正打算把遥控器从FLASH的爪下抢过来,然后看到记者的镜头对准了布鲁斯的手腕。

“韦恩先生,这是你的新手表吗?看起来很漂亮,一定是什么新款设计。”这个记者睁眼说瞎话的马屁水准已经达到了宇宙小蓝人的级别。

“哦,也算吧。”韦恩秀了秀那只非常眼熟的普通的表,“这是我男朋友送我的。”

巴里用限量版的面包屑喷了他一脸。

*

事实是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宇宙真理,他可以不迟到,蝙蝠侠也可以谈恋爱,除了,呃,绿灯侠确实是个讨厌鬼……大部分时候吧……

————————

*第一首是雨果的,第二首是雪莱的,为了找情诗找了一个多小时,发现自己果然不适合这种东西连复制都下不了手,雪莱那两首其实还不是情诗,所以干脆用英文蒙混过关😂

虽然说好是短篇但也不想太短小,就想写个4+1,结果发现完全做不到😂😂😂两篇就已经远超字数了

评论(28)
热度(371)

© 流云奔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