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The lost green -5-

14.

“嘿,巴里,你有时间吗?”

他的速度在雪地里划出一道融化的深痕,黑暗贪婪地吞噬着路灯的光晕,步步紧逼。

“说吧,艾瑞丝,我听着呢。”

“我刚才对着镜头说了‘别担心,正联一定能解决这个的。’”耳机对面传来轻微的呵气声,她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确定自己不会把牙关打颤的声音一同传过去,“这是我第一次用新闻人的身份对公众说着我自己都不确定的事情,告诉我,巴里,这是世界末日吗?我需要做些什么?”

“做你刚才做的事情就好,安抚他们,剩下的正联会解决的。”

如果他们能做到的话。

他奔向城市的另一边。

他们没能阻止噬日者,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重大打击,而现在地球已经命悬一线了,他们仍然没有找出任何可行的办法。

“……加州东部山林大火,女侠,具体位置和火势情况已经发到你的联络器上了。”钢骨负责坐镇在瞭望塔的控制室进行信息整合和调度,“闪电,四所医院医用材料耗空,还有一个捐赠器官被大雪封在纽约机场。”

“我已经在路上了。”巴里转身跑向北面,“探测器运行的怎么样了?”

“没有办法进入核心,数据有限,但有理由相信太阳正在塌缩并酝酿一次超新星爆炸。”蝙蝠侠说,“无从推断爆炸会对噬日者产生什么影响,如果我们不在太阳系的话,这可能是一个机会。”

但地球离太阳的距离不足以抵抗一次超新星爆炸,这只是雪上加霜而已。

“凯尔呢?”

凯尔那边混杂着喘息和呼啸的风声,“我问了灯团的前辈,他们都说如果真的有谁能有那样的意志力的话,只可能是一个人。”

“谁?”

克拉克的声音提起了一点希望,然而巴里心却沉了下去。

“哈尔·乔丹。”

那个名字混在风声里,但每个人都听清了。

“一个上一次来到地球还是来毁灭世界的人?”布鲁斯冷声讽刺道,“你有多少把握他不会拍手叫好?”

“他来自地球。”巴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插进这段对话里,“他在海滨城长大。”

频道里争论了一段时间,那些晚于零时加入联盟的人从未见过哈尔,大多数人都提议可以一试。

然后凯尔离开了,去尝试寻找那个不知道消失在宇宙哪个角落的人。




15.

巴里推开门的时候屋里漆黑一片,他脱下大衣挂在门口的挂钩上,那上面积满了雪一跑起来又湿的像是在水里泡了一天。

他刚从警局回来,尽管大部分的商店公司和公共部门都暂时停运了,CCPD依然人满为患。拥挤着大半个警局的警力,把末日当成狂欢的罪犯还有一大批流浪汉——他们最终把一半的拒留室清理了出来暂时安置这些人。

辛格带着罪证实验室的其他一些同事去警队那里帮忙,唯独把他赶了回来。

【我们是去帮忙的,艾伦,没时间再把你送去医院了。】他这么说,好像巴里·艾伦在能把人从雪灾里就出来之前,自己就先晕倒在路边似的。

他还不至于累到这个地步,至少没有像是天启星一日游回来那样。

嘀的一声轻响打破了他的胡思乱想,苍白的光打在他身后,在墙面上落下一片颓靡的阴影。

“看原初吗?”

他回过头,哈尔·乔丹正侧靠在他的沙发上看着他,一手搭上靠背,另一只手上抓着《星际迷航:原初》的首播录像带——他父亲的收藏之一,被他和其他初版的影带一起放在了电视柜的最底层。

他没有穿那身披风或者绿面具,而是穿着他再熟悉不过的夹克和牛仔裤,像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朋友在一个普通的日子聚在一起看场普通的电影的那种。

……也许他真的有累到这种程度,他什么时候睡着的?但愿不是在进门的时候,倒在地上太丢脸了,也别在罪证实验室。

他维持着仿佛醉酒后的混沌意识,缩进那个不太大的沙发里,看着哈尔把那盘录像带推进机器,认真的挑选剧集。

不太对劲。

“哈尔?”他轻声喊道。

那个人按着遥控器的动作顿在空中,片刻的寂静中只有录像带里琐碎的杂音。

“嗯?”半晌他才漫不经心的拽出一个长音,退了半步在他旁边坐下,肩膀挨着肩膀的。

熟悉的片头响起,他扭过头看向身边人的侧脸,哈尔无比认真的盯着屏幕,明明暗暗的光斑闪烁在他的眼里,还有鬓角的白发上。

这不对。

但思维却像是生锈老化的机器,沙发变成了温暖舒适的沼泽,纠缠住他,音响里传出的话语声空洞而遥远。他很困,就像是绕着地球跑了上百圈那么疲惫——事实上,他今天跑的可能比这更多。

但在他更深的陷入黑暗之前(在梦里也能睡着吗?),他抬起手。

哈尔衣领一沉,那个刚才还在说话的人正一手拽曳着他手肘部分的衣服,歪着头靠在沙发上睡死了过去。

他伸手覆上那双眼睛,绿光像是流水一样淌过巴里身下,帮他用调整了一个更容易入睡的姿势仰面躺在沙发上。

“好梦。”他拉开那只仍然揪住他袖子的手。绿光收回时构成了另一组影像。

“哈尔。”凯尔闪现在那里。

“我知道。”

他挡住那些在巴里侧脸上跃动的光,金色的短发柔软地蹭过他的指尖,然后一切暂停了下来,屏幕上的角色,凯尔的虚影,窗外的风雪。

当时间再次流动起来时,亚当斯博士*举起酒杯,而他消失在了下一句台词之前。

【致全人类,愿我们从未发现宇宙如此辽阔,星球如此寒冷,心灵和精神如此空虚,以至于不能用爱与温情来填满它。】*

苍白的光打在沙发前的地毯上。

巴里蜷起指尖。



16.

巴里依然是在一片寒冷中醒来的,原初正停在某集的片尾,客厅里没有开灯,窗外飘着簌簌的大雪。

他身上盖着一件衣服,一件破旧又熟悉的飞行夹克。

巴里攥着那个衣领,愣了足足三秒,还没有接入神速力的大脑混沌一片。

但三秒之后,他猛的站起身,踉跄了一步撞在了矮桌上,那张可怜的桌子几乎被他撞碎了一个角,他一刻不停地冲出门去,门板甩进门框的声音炸响在深夜里。

“凯尔!”他的吼声散进漫天的飞雪。

他跑的不快,积雪和疲惫拖慢了他的速度,通讯器闪烁了两下,然后对面接通了。

“巴里……”

在他经过第二个街区时,凯尔的声音传递了过来,但仅仅一秒之后,就被大量的杂音淹没。

绿色的光芒充斥了整片天空,他第一次如此清晰得感觉到感情光谱的温度,就像是特定时候触摸哈尔的制服*,几乎滚烫。

他在雪地中拌了了一跤,从街这头狠狠地撞到另一边停留的货车上,警报声响彻了整条街道。

路边渐渐有窗子推了开来,人们探出身子仰起头,那个不同寻常阳光依然固守在那里,耀眼而炽热,琐碎的雪花飘落其中,像是散落的光点或是火焰燃烧后的余烬。

然后欢呼声从一处屋檐下传了出来,三秒之后歇斯底里的尖叫和兴奋的呼喊盖过警报就像是浪潮一样,辐射出了整片街区。

他依然坐在那里,左脚和手腕有些扭伤,撞到的背部传来钝痛,还有令人反胃的晕眩。

“我很抱歉。”通讯终于恢复了,而凯尔只是又说了一遍,“我很抱歉。”

积雪上反射着浅绿的光,他收紧指节攥成拳抓住那一把绿光,片刻之后那化成了雪水顺着指缝从骨节处滴落下来,只留下些许水渍。






17.

他们为他举行了葬礼,一个简单朴素的教堂,少数知晓内情的正联成员还有几个绿灯军团的成员,就这样。

没有人知道他是零时事件的始作俑者,也没有人知道他在终夜中拯救了地球。

巴里听说正联找到了哈尔的哥哥,一个因为工作调动逃过了海滨城一劫的“幸运儿”,他们甚至为此进行了表决,最终,他们没有通知这个可能是哈尔·乔丹唯一剩下的亲人参加这个葬礼——也许哈尔也不会愿意他们去打扰这个失去故土和亲人的家庭得来不易的安宁。

没有亲人,没有遗体安葬。这个沉默的令人发狂的仪式结束的出乎意料的早。

他撞见逆闪就是从那离开回到中城的时候。

斯旺是个混蛋,他很早以前就知道了,还是个疯子。所以在对方冲着他笑,手上还拿着一个像是起爆器的东西的时候,他把所有其他的想法都暂时搁置在了一边,追上了他。

他们跑的很快,寻常他们之间的追逐战都不会拿出他们的极限速度来,因为没太大意义,当你真的加速到极致的时候半秒不到你就会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点——绕完地球一圈了。

但这次不一样。

他几乎需要压榨出自己的所有能量才能让对方保持在自己的视线里,他没注意到自己到底跑了多快,直到他感到自己穿越了一个屏障,扭曲的时间流代替了身边被远远抛下的景物,就像在时间尽头那样。

斯旺减慢了速度,在巴里够到他的瞬间,他猛的推开了他,巴里首当其冲的撞向时间的壁障,斯旺紧随其后,在下一次呼吸前,他们着陆了,翻滚在地上。

他撞开了一些东西,极限的速度带来摧枯拉朽的冲击力和十分折磨神经的金属板扭曲弯折的声音。

斯旺比他更先一步爬了起来,在他用手上那个装置对准他的那一刻,他就知道糟糕了。

“嘿,谁在那里?”

但他没有想到这么糟。

那个声音出现的时候他没有察觉到有多熟悉,他正因为撞击头晕眼花瘫软在地上,然后他听到了老式的开锁的声音,很大的锁,还有链条。他注意到自己似乎是在一个仓库里,四处都是些破烂的老式飞机——当他说破烂的时候其实指的就是些废铜烂铁了。

逆闪已经不见了,他爬起来,准备追上去,但就在那个起跑的瞬间,他意识到斯旺对他做了什么。

他的神速力被夺走了。

那没能切断他和神速力本源的联系,但他需要足够的时间来恢复。

“有人在吗?”那个人已经打开了锁。

巴里这次听清楚了他的声音,掺杂着空旷的回声,但确实非常熟悉。

他迅速的脱下制服,然后藏进身后的一个机舱里——他不能在失去神速力的时候还穿着那身制服,这对他的秘密身份来说是个麻烦。

那人的脚步声逐渐接近,在他从另一架飞机的机翼边上走到巴里视线内的前几秒,他终于将这个声音和一个人对上了号。

“哇哦。”大概只有二十刚出头的哈尔·乔丹站在那里,对这个现场的狼藉状况挑起眉,“这里是什么事故现场吗?”

巴里在那堆废铁里踉跄了两步,站了起来,努力找回自己离家出走的声音和逻辑。

哈尔显然没注意到他的震惊,也许因为他现在也挺震惊的,他指指这几个分不出样子的飞机,“你是开过它们了?我还真的不知道这些家伙还能动得起来。”

他以为这些撞击是飞机造成的,这挺合理的,因为人类显然不能把一堆破旧淘汰的机型变为废铜烂铁。

“我很抱歉。”

“没什么大问题。”他揉了揉头发,“我以前也偷偷溜进来开过飞机,但我希望你有执照,以及,现金。虽然这些家伙们已经废弃几十年了,但它们还是费里斯航空的财产。”


-tbc-


————————————

*来自TOS 0109,那是一集关于孤独,空虚,对陪伴,思维的需要和心理暗示及洗脑的故事……TOS的有很多故事的寓意十分高深莫测。

*更正一下,哈尔制服的温度在起源和V4都有提到过,绿色部分是高温,而黑色部分冰凉,再次感谢评论区www

*巴里现身的那个地方是费里斯的第一间机库,在绿箭寻找哈尔的戒指的时候提到过。

下一章是糖……但我发现自己不会产糖了,茫然

评论(45)
热度(126)

© 流云奔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