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The lost green -4-

10.

他梦见过自己成为了死亡或是邪恶,他跪倒在地,某种深渊的阴影挣扎着即将浮出水面,吞噬着他。身前站着他最亲近的人,而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他们,吸收他们的力量,带去死亡*。

“哈尔!”这是第一个闪现在他混沌思维中的词,他最信任的安全索。

而绿光在他求助前就接住了他,把他困在一个熟悉的仓鼠球里,他没有办法震动穿越它,哈尔清楚怎么改变原子结构来避免被他逃脱。

然后哈尔带他去了一个他伤害不到任何人的地方。

这就是为什么只是一个名字就能让他觉得安心。为什么克拉克会把氪石戒指交给布鲁斯。

他清楚自己不是梦里那个沉稳又强大的闪电侠,那个哈尔也不是一个想要通过毁灭和重塑来挽回一切的傻瓜。

这不代表他会假装没看见那根绳子,任由哈尔越坠越深。

“我可以试试。”他打破沉默,“就是一次折返跑*,听起来不是很困难。”

他可以尝试拉住那根绳子,就像哈尔拽着他的。

蝙蝠侠转头看着他,不止是他,瞭望塔上的所有人都看着他,包括哈尔。

“你知道。”他打赌蝙蝠侠正在头罩下皱着眉摆出那副不赞同的表情,他从他唇角的弧度看出来了,“你速度过快,过慢,或是这个理论有任何疏忽,你都没有办法从那里面逃出来。”

“熵是无序,你闯进去的瞬间就会被分解殆尽。”哈尔冷声道。

这听起来某种关心那么不可思议。

“如果理论上可以做到,这就有尝试的必要不是吗?”他对他们露出一个微笑,“反正事情也不能更糟了。”


11.

即使不像蝙蝠侠那么偏执(原谅他用了这个词),但大多数情况下,他也是个更为谨慎的人。

然而有时候连蝙蝠侠都会承认,谨慎是件奢侈品,建立在无数的时间,机会和其他ABC计划的先决条件下。当你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孤注一掷可能是唯一的选择。

这就是为什么他正跑在时间的洪流里,在一天前他还不知道除了比喻意义之外,还真的有这么一处地方。

这个鞭梢理论经过了蝙蝠洞和孤独堡垒的双重测算,如果他能一丝不苟的按照计算后的速度在熵的中央进行一次折返,其瞬间造成的空间震荡理论上足以吞噬所有的熵,在它真的侵蚀完所有的时间之前结束这场危机。

他可以拯救地球,拯救整个宇宙……除了拯救海滨城。

他低头看了眼蝙蝠侠帮他制作的测速装置,然后把自己更深的接入神速力里。

他们在测算和解析模型的时候哈尔就站在边上——蝙蝠侠在看到他们俩肩并肩坐在一起吃三明治的时候,就停下了那个粒子射线,巴里看见那一瞬间这位世界第一侦探的眼神,就仿佛他什么都知道。

但哈尔什么也没有说,除了那句接近关心的警告。

老实说,他不清楚世界是否真的会再次重启,哈尔是否有能力去重建它,让一切重生。但他们不是神,而用自己的一己之力擅自决定如此多的命运绝不会带来什么他们想要看到的结果。

也许哈尔自己也清楚,就像他刚才说的,“孤注一掷”。

他已经靠近了,他能感觉到空气中的分子开始躁动,随着他的加速,在碰撞和跃迁中促生大量的火花。

【我们没办法预见时间尽头和熵的双重作用会对这个装置,或者对你产生什么影响。】蝙蝠侠将那块表交给他的时候说道,【所以到时候你只有你自己了。】

他低下头,仪表读数在上下大幅度的波动,半分钟后显示屏上只剩下了乱码。


12.

他听见骨骼和关节吱呀作响的声音,听见肌肉在拉扯燃烧,听见血液的鼓动和啸叫的白噪音。然后在所有杂乱的中他分辨出了另一种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这相当奇怪,因为理论上,一秒钟的时间足够他超越任何远处,没有任何音源能跟得上他的速度,除了他自己。

“你太快了,巴里,慢下来。”

熟稔而熟悉的,哈尔·乔丹的声音,“那个”哈尔·乔丹。听起来就像是周末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时的私语。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放慢了一点速度,然后在奔跑的间隙寻找那个身影。但谁都不在这里,除了抽象扭曲的时间流和他自己。

空气几乎燃烧了起来,烈焰从肺里穿过再从喉间呼出。细微的碎裂声在能扣击他的鼓膜前就被抛在了身后。

他能感觉到他的制服在碎裂——S.T.A.R在他出发前赶工完成的,意料之中的有所不足。裸露出的皮肤如同涨潮时被冲击的沙滩。

他也许在瓦解,这个猜测从理论之初就根植在他的脑子里。他得在一分钟之内折返,否则他可能撑不到拯救世界的时候了。

“继续跑,巴里。”那个声音又出现了,温暖和坚定从其中流露出来,“别害怕。”

视线的角落里有绿色淌过,刺痛和紊乱都消失在那一瞬间,黑色的显示屏上纠缠上绿光,上面的数字在几次跳跃之后稳定在了一个数值。

距离测试也恢复了。

这几乎是毫无道理的。他出发的时候,哈尔一句话也没有说——并不是说他指望他能说什么,毕竟在对方看来,他们就认识了三天,一起吃了两块三明治,说的话甚至不超过五句。完全不像是会突然追悔莫及闯进时间洪流拯救他拯救世界的样子。

除非熵已经搅进了他的脑袋把他搞疯了。他臆想出了一个叫做哈尔乔丹的神仙教母,即使本人可能还在瞭望塔上等待世界重生。




13.

他奔跑在一个荒芜的星球上,身后是炽热的射线和无穷无尽的平行魔,眼前只有一片断崖,崖下的熔岩湖像是地狱的热锅一样冒着硫磺味的气泡。

“继续跑,巴里。”那个声音穿过电流和耳麦,“我会接住你的。”

他从悬崖上一跃而下。

嘀的一声轻响把他从梦境里拉了出来,轻佻的口哨,笑容,拥抱和绿光褪进黑暗,他在虚无中挣扎了两秒,睁开眼,瞭望塔医务室的金属天花板安然的挂在他眼前,一切如常。

“你醒了。”蝙蝠侠跨过电子门,神奇女侠走在他身后,“你昏迷了十六个小时,现在感觉怎么样?”

“像是睡了一觉。”巴里花了两秒来平复心跳,然后坐起来,“我成功了?”

“是的。”回答他的是戴安娜,“熵的侵蚀停止并且消失了,时间紊乱不再出现,超人和其他人正在处理后续的损失统计和重建工作,你成功了。”

她拍了拍他的肩膀,调侃道,“我们在考虑给你办个庆功会,英雄。”

他拉扯着嘴角回了她一个笑容。

“你们负责救灾我负责解决问题源头,就只是分工不同而已。”

“但是哈尔·乔丹不见了。”蝙蝠侠打断他们,他注视着他,就像他应该知道答案那样,“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巴里在听见那个名字的瞬间战栗了一下。

“不。”他说。

哈尔确实没和他说过——也没有什么道理他会告诉他或者和他道别,但他还能去哪儿呢?海滨城?宇宙?OA的废墟?

“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不知道,我本来安排超人负责盯着他,但那个笨蛋竟然带着他去救人,等混乱结束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蝙蝠侠说,“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他最终没有将时间尽头的事告诉他们,那会很自然的扯出另一些问题,一些巴里曾经隐瞒了他们,现在也不准备剖白的事情——他可能准备永远地把它们封存进保守一生的秘密那一栏。

也许他也不急于知道答案。

他想过哈尔为什么离开,他是否还会回到这里,他再次出现的时候会以什么身份,做什么样的事情,是否还对重启世界抱有希望。

也许正联里的每个人都想过,但没人真的猜到答案。


——————————

*闪电侠·重生的故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巴里重生后变得能吸走别人身上的神速力,从而杀死他们。莫名最戳我的一段是正联要带走巴里之前巴里在和艾瑞丝和沃利告别(非常诀别的气氛,哈尔一直站在他身边),然后在他突然要失去控制的那一瞬间,他第一个喊出的是哈尔的名字。

*折返跑:零时里他们第一个提出的计划,让沃利(那时候大闪已经挂了)在熵的中央折返一次,利用鞭梢效应阻止它。但是沃利失败了(牺牲了……)。

这两天和打了鸡血的一样的更这篇,其他文档就没有点开过……

评论(19)
热度(114)

© 流云奔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