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The lost green


别名:绿灯在哪里(真的不是失落绿灯!),对电影宇宙的怨念产物,就这么随意的对电影宇宙的绿灯到底在宇宙那个角落畅想了一下……然后写到后来发现,根本一点都不DCEU!我真的是完全不会写电影版的闪啊

灵感来源:sweet dream(By beyonce)以及超人前传:灯侠



1.

巴里·艾伦第一次见到哈尔·乔丹是在他们彻底驱逐了达克赛德的军团之后,没人有时间或者精力为这场胜利欢呼庆祝,连超人都显得那么精疲力尽,所以他们只是沉默的分别,在世界的劫后余生里回到各自家中。

他足足对了三次才成功的把钥匙塞进锁孔里,他很累,很饿,四肢酸软,手还抖个不停,推开门的时候没及时拉回重心——他几乎没有力气站直了,直直地摔进了门里,有那么一会儿他就想这么横贯在门口,头在里脚在外地躺在地上,万事不管昏睡上一宿。

然而仅剩的一点理智制止了他第二天早上被邻居尖叫着送进救护车,他最终还是爬了起来,租屋里漆黑一片,他不愿多费力气打开灯,在饿死和累死之间纠结了半晌之后把自己径直扔在了床上,即使会在睡梦中饿死,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就像所有其他人一样,他的记忆在完全陷入黑暗的这一刻暂停,再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温暖的阳光从被风卷起的窗帘一角穿透进来在床边洒上一个金黄的边角,公寓和昨晚没什么变化,但好像又有哪里不一样了。

除了他还是一样的饿,也可能更饿了,就像你能轻松分辨一和十,却无法衡量一千万亿和一兆的区别一样——他们通通有一个叫法,“很多”以及“很饿”。

然后他猛的察觉到了一股香味,刚烤好的面包和煎得两面金黄的荷包蛋的味道,饥饿感一瞬间涌了上来搅得他头昏眼花,所以当那人端着早餐敲开他房门的时候,他什么都没有做,除了将食物塞进咆哮的胃里。

那个男人就靠在门边看着他,褐色的虹膜里凝着亲昵的戏谑和暖光。

【还要再来点吗?】他问道,【或者你可以再睡一会儿,我干脆再叫个外卖。】

他可能是上帝派下来拯救巴里·艾伦的天使。巴里将最后一片吐司咽了下去,决定在他的脑子真正恢复运作之前,和阳光,食物,温暖的被窝继续缠绵一会儿。

这会儿他像是漂浮在某处热度怡人的温泉里,前因后果存在在你三年前读过的某本漫画里,某个小时候的床头故事里,你确切知道自己知道,但又说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不重要,那个男人坐在床沿,微微下陷的重量,碰撞的肩膀还有飞扬的神情和熟悉的眉眼像是某种联动的开关,给他寸许雾里看花的触动。

但命运向来喜欢悖他所愿,失重感在这之后袭击了他,然后是冰冷和黑暗,再睁开眼的时候,他仍然躺在那张床上,和入睡前一样穿着那身破烂的制服压在被子上,窗外天色未亮,屋子里暗的只能隐约看清物体轮廓。

他在穿过缝隙吹入的寒风中瑟缩了一下,饥饿感依然如影随形,并没有因为在梦里饱餐了一顿而放过他。

他只好从床上爬起来,打开沿途所有的灯,然后把微波食品塞进微波炉里。等待的时间里,他回过头,客厅在灯光下亮如白昼,但依然和他跌进门的时候没什么区别。

以至于和他梦里的那副模样相去甚远。





2.

巴里告诉自己这只是某种心里补偿和潜意识的诉求导致的梦境,但那个人开始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他梦里。

他叫哈尔·乔丹,有一副可以当选名模的身材和俊脸,是个试飞员,一个在宇宙间履行职责的超级英雄。而他们俩是搭档,早在正联成立之前,他们就已经联手战胜过很多敌人了。

这是不应该的。即使超人不会在他下落的时候接住他,神奇女侠不会拿着盾挡在他身前,蝙蝠侠不会无条件相信他,钢骨不会给他留门或者做晚餐,海王不会带他去外星系/海底旅游。他仍然不应该想象一个全能的搭档来代替那些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队友们。

即使他很帅。

很风趣。

不混蛋的时候就很体贴。

而且十分擅长做饭。

“巴里。”艾瑞丝拖长的语调间藏着不满。

“啊,是的。”

他猛然从群星璀璨中回过神来,他还坐在警局楼下的咖啡厅里,面前放着一杯已经放冷了却依然是满杯的咖啡,对面是愤怒的艾瑞丝。

他不怎么喜欢咖啡这种东西,它很提神,没错,但过度兴奋对一个神速力的拥有者来说不见得是件好事,所以通常哈尔会选择给他带杯红茶拿铁*。

就热量而言非常适合他。

“巴里,回神。”艾瑞丝在她的好友面前打了个响指,这已经是他们从坐下开始的十分钟里对方第五次走神了,“你怎么回事?”

“抱歉抱歉。”他歉疚地回过神来,“我只是在烦恼一些事情。”

艾瑞丝夸张的挑起眉。

“烦恼。”她语调古怪的重复,“烦恼怎么和你的姑娘告白吗?你看起来像陷入了热恋,所以是哪个幸运儿带走了我们甜心的甜心?”

“没有姑娘。”巴里解释,“我只是最近一直在做一些奇怪的梦。”

“什么梦?”艾瑞丝交叠起双腿,微微倾身对这个话题表现出了一些兴趣。

“就是……”巴里停顿下来,收住声,目光所及的那个玻璃杯上正插着的一片薄荷叶,那种绿像是寂静漆黑的深空中绽放的希望,让一切言语失去色彩。

“……其实也没什么。”他最终说。



3.

从此以后哈尔·乔丹成了巴里除了闪电侠之外的第二个秘密,连正联都对此一无所知。

哈尔·乔丹是巴里最好的朋友,一个除了他自己以外没人知道的朋友,一个只会在梦中出现的朋友,一个甚至不真实存在的朋友。

但哈尔·乔丹是他的安慰剂*。

漫长的一天。他对着镜子机械的刷着牙,看起来倦怠得能倒在洗手台上。

他抓住了一伙银行劫匪,救了一次火,解决了两次持枪危机,一处家庭暴力,三份报告,还和正联抓到了一个在逃很久的超级罪犯。

以及一个少年犯。

他父亲杀过人,至今还在狱中服刑,他在“犯罪小巷”长大,再加上一把有他指纹的凶器,所以没人相信他的“辩词”。

他应该说服他们,偏见和疏忽不是对待真相的方式。

巴里吐出漱口水,擦了把脸,摇摇晃晃地走向卧室,但现在已经是半夜两点了,他需要睡眠和一点精神支持。

就一点点。

他默默对自己说,仰面躺在床上,双手近乎虔诚的交叠在身上,睡姿比睡美人更加标准而充满期待。

“你需要来点吗?黄瓜味的。”那个熟悉的声音就响在他的耳边,低沉又磁性,能骗上一大把小女生的那种。

他们大半身体紧紧挨在一起,盖着同一条毯子窝在一张不算很宽敞的双人沙发里——不是他的公寓,巴里注意到,比他的公寓要小一些,但是因为放的东西不多所以看起来有些空荡荡的,沙发前的桌子上面摆着两个啤酒罐,地上还躺着一个空的,左侧的茶几上摆着一叠报纸和杂志,椅背上挂着好几件衣服,地上还滑落了一条牛仔裤,这看起来就是个不太讲究的单身男人的公寓,很可能就是身边那个人的。

“没手。”他简略的说,膝盖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左手越过毯子的边缘正不间断的为他的报告而努力,而哈尔靠在他身边,一手揽着他的肩顺便勾着毛毯防止它因为打字的动作而滑落下来,另一只手缩在毯子里,面前的绿色光幕上滚着眼花缭乱的字迹。

那一定是冬天,因为他觉得离开毯子的那只手快要冻僵了。

哈尔“唔”了一声,听起来像是某种温暖的小动物亲昵的喉音,然后一只绿色的大手就贴心的捏着薯片伸到了他嘴边。

他一口叼住了它,蜷缩起光着的脚趾,把自己更严实的缩进温暖的毛毯里。

“把手收回来,漏风了。”安静的待一小会儿之后,哈尔还是忍不住提醒他——这句话看起来在他嘴边已经徘徊了好一会儿了。

他犹豫了片刻,温暖的毛毯对他的吸引力超乎想象的大,但他最终决定屈服于辛格的淫威,“我得在今晚之前搞定这个。”

“为你效劳。”

绿灯变出来两只手,十指像个钢琴家那样在空中灵活地舞动着,巴里从善如流的收回手裹紧毯子。

“……而当6英尺左右高度的行凶者右手持凶器,从右向左下倾15度角时血迹会呈……”

楼外呼啸的风驱赶着树叶拍打上窗户,发出阵阵森然的声响。

他在思考的间歇咬住另一块薯片,舒服的眯起眼,在梦境边缘摇摇欲坠。


-tbc-

————————————


*安慰剂:就是伪装成特效药的白水,葡萄糖或是淀粉片,并非真的是药,但能缓解疾病症状。

最早有这个脑洞的时候是想写一发完的,因为实在不想开坑了,但又想写这个脑洞。开始写了发现肯定写不完,那就写个两三章的短篇吧……现在……呃,我希望能在五章以内完结

当时想写的是鹅闪,发现经常写着写着就变成漫画闪了,于是干脆彻底改成了漫画闪

对了,你们看出来了,最早给这篇文开头的时候是在正联上映之前……那时我还以为正联的boss是达克赛德(ㅍ_ㅍ)

评论(28)
热度(196)

© 流云奔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