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破晓-5-

事情陷入了一个怪圈,这让他想起他有次去哥谭公报出差的时候一个哥谭的老记者念叨过的一句话——什么事都离不开布鲁斯·韦恩。

他回到酒店的时候他之前写的那张纸条已经不在那里了,但是蝙蝠侠也没有给他留下任何回应,桌子上干净的好像昨晚的留言就只是他的幻觉。尽管摄像头还是忠实的工作着。

这两天热的惊人,而这间廉价旅馆里空调似乎罢工了,即使大开着窗仍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凉风吹进来,但他并不想在深夜麻烦这里的员工,他回了一次孤独堡垒又去了一趟警局,现在已是凌晨两点。

用了好几年的笔记本电脑在炎热的空气里不满地嗡鸣,克拉克下意识的脱掉了他汗涔涔得黏在身上的衬衫,然后没几分钟又穿了上去,他险些忘了这里可不止他一个人。

他没有拆掉摄像头只是想借此表达自己的真诚和善意,但这个哥谭的守护者似乎对此毫不动容,或者他只是需要更久的时间来试探,最终决定是否接受自己的帮助。

在如今这种处境之下,克拉克倒不是不能理解他的小心谨慎。

他把威斯汀·朗格里奇的名字输进搜索引擎里。

那个硬盘里拷贝下来的内容是詹姆斯议员和他的团队的账目,除了一些偷税和受贿的项目之外,在雷明顿死亡的前一周,他还给一个叫做威斯汀·朗格里奇的人打过两笔巨额款项——当然不是以自己的名目。

这人是詹姆斯的司机,他也是雷明顿的酒友。而且,在三天前,随着雷明顿的尸体在大都会被发现,也再没人见过他。

这是其一,其二他刚才去了警局,找到了那些被蝙蝠侠炸的七零八落的玻璃碎片,然后花了一点点时间,把它们拼了起来,那是一艘瓶中船,他去詹姆斯议员的别墅的时候,也看到了那一墙同样的瓶中船。

这就是为什么蝙蝠侠会找上詹姆斯。

朗格里奇从雷明顿那里得知了蝙蝠侠的秘密,然后把它卖给了明显不怀好意的议员。

*

“我觉得他看起来挺正常的。”迪克坐在蝙蝠椅的扶手上,哧溜溜的吸着一杯可乐。

“以看起来开头的从来不会是正确答案。”

布鲁斯仍然陷在那些高档化妆品里,他把肤色抹成了深麦色,戴上黑色的隐形眼镜,咬着两团棉花改变脸型,最后用刘海遮住额头,换上一套黑色的短夹克和机车裤。

“你负责盯住他。”他对着蝙蝠洞里唯一一面穿衣镜说,“不要接近他,不要轻举妄动,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先通知我。”

“好的。”迪克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他,“你去做什么?”

“找威廉·汉克。”他调整了一下衣领,没有选择他的蝙蝠车,而是往电梯的方向走去,“武力威胁会更迅速一些,但现在蝙蝠侠不方便出面,我只能用更加迂回的方式。”

威廉·汉克是迪克从戈登那边问出来的那个名字,一个五年前因为受人排挤被从纽约调任到哥谭的老警官。而五年足以改变太多事情了,从他从缉毒组被空降到布鲁斯·韦恩这个专案小组这点看,他值得信任的地方实在不多。

这就是为什么蝙蝠侠从不相信两件事,绝对和永恒。

但这也同样意味着,他手上一定有他想要的线索。

“我不能一起去?”

“没有人会在谈判的时候带个孩子。”布鲁斯打断了他关于“孩子”这个论点的例行反驳,“而且我需要你帮我查另一件事。”

“没问题。”我需要你这四个字对迪克来说就是一剂肾上腺素,“保证完成任务。”

“没有自作主张。”他强调,之前在保释旅馆他就收到阿尔弗雷德对于迪克冲动愚蠢的冒险行为的控诉。仰赖这个马戏团小子绝佳的运气,他毫发无伤。

但这种事情绝不能发生第二次。

“我明白。”迪克非常诚恳的点头,试图把乖巧懂事码在自己脸上,但显然他在蝙蝠侠面前信用本来就不怎么样。

*

他试图去寻找朗格里奇的踪迹,那有些困难,他可能在任何一个地方,住屋,仓库,地下甚至水泥墙里,克拉克由衷地希望他还活着,但可能性并不高。

最终他找到了。在墓地里,和另外一具枯骨躺在一起。

爱德华·德威克,那个墓碑上写着,卒于1992年。这个不幸的德威克先生在国内似乎已经没有别的亲戚了,可能直到这片墓地拆迁之前都不会有任何人发现底下多了些什么。

不只是朗格里奇。

他用x视线搜寻过整个墓园,这片廉价的墓地下面埋葬着远超过墓碑上印刻的那些亡者,他们像是贫民街区里破烂地下室的合租者,在所剩无几的自由空间里试图压缩出一点剩余价值。

区别在于,不管是这一小块墓地的主人还是后来者恐怕都不是自愿在死后和别人共享这逼仄之地的。

这么大规模的掘墓和掩埋工作绝不可能逃过守墓人的视线,多半可能和这片墓园的主人也有所关联。

他小心的落在地面,踩上今天凌晨急雨过后潮湿松软的小径,从口袋里掏出那副镜架折断后又被他草草黏上的眼镜架在鼻梁上,整整衬衣的衣领——西装已经送进干洗店了。

“你好。”他礼貌地敲开门,“我想咨询一下……”

*

他曾经思考过蝙蝠侠被设计陷害的起因是什么。

没错,他是所有哥谭罪犯的敌人,但这件事的幕后主使不是任何一个“老朋友”——他能认出他们的风格,他们还好端端的待在阿卡姆里,而是一个生面孔,一个从未出现在他复仇名单上的无名氏。

是谁说过的?最好的罪犯从不出名。但他放弃了幕后的优势,突然宣战,把自己塞进了蝙蝠侠的视野里,这十分不逻辑。

他不相信不逻辑的事情。

除非他本来就在那个名单上。

“圣约翰福利会?”迪克坐在蝙蝠电脑的操作台上,咔嚓咔嚓的啃着两块塑料包装的饼干——这就是阿尔弗雷德不在家的结果。

“是的。”他在换装的间隙里斜了罗宾一眼。

圣约翰福利会是半年多前哥谭突然出现的一个福利机构,专门为穷人提供食宿和简单的工作。那段时间有大量的流浪汉和偷渡者在哥谭附近失踪,就在蝙蝠侠顺着线索查到圣约翰福利会的时候,他们各个办事中心突然被搬空,负责人被发现在家中吞枪自尽,所有线索顷刻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紧接着就发生了加勒特·雷明顿的事,让他再没有时间去彻查这个案子。

一目了然的因果关系。

“你怎么发现的?”

在布鲁斯凌厉的逼视下,迪克不得不从操作台上跳了下来,佯装乖巧的拍走上面的饼干屑。

“汉克那里只有一个邮箱地址,现在已经注销了,我黑进服务器尝试还原了一部分信息,登录ip位于LDC的总部大楼。福利会的其中一个资助者是LDC公司。”

“所以你觉得福利会的幕后主使是LDC制药,他们为了转移你的注意力,买通了朗格里奇,还杀死了雷明顿和詹姆斯来陷害你?”

“嗯哼。”他终于从那条紧的要命的皮裤里解脱了出来,走上前抢走了迪克手里剩下的最后一块饼干,“还有我让你查的事情。”

“我去了四个地下黑拳格斗场,其中三个的老板都说最近一段时间经常有来历不明的人出现,男女老少都有,共通点是力气大的不像人类,格斗技术倒像是门外汉,通常表情麻木反应迟钝,而且不超过一周就会神秘消失。”

“结论?”

“听起来和我上次见到的那两个像是磕了药的家伙对得上号。这是某种实验?他们研究出了什么增强人体机能的药物?”

“可能。”他在电脑前的转椅上坐下,调出所有LDC相关的资料,“这段时间你继续盯着那几个格斗场,试着查查看那几个目标的来历,看看能不能和之前的失踪名单联系到一起。我要去一次LDC。”

*

克拉克合上墓园的宣传册,不久前他刚见过一次这个姓氏——贾斯汀·克瑞斯,LDC生物制药公司的董事长兼执行总裁,詹姆斯生前也是LDC的股东之一。

克拉克停下脚步,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拨通了露易丝的电话。

“哦,谢天谢地,我还以为你人间蒸发了呢。”露易丝用古怪又夸张的语气赶在他打招呼之前说道,克拉克知道那代表她的关心,即使用的是讽刺的口吻。

“抱歉,我遇到些事。”

“我知道,佩里说你用光了今年所有的假期——虽然那其实也没多少。”露易丝总是乐于用些反讽的方式说着冷笑话,“但愿你不是因为之前那个哥谭的新闻而惹到了什么麻烦,你知道,‘麻烦’在哥谭就像‘生活’在大都会。当然如果真的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你也可以找我。”

“你很贴心,露易丝。”克拉克笑道,“我需要你帮我查个公司,LDC制药,你听说过吗?”

“哥谭的那家?”她对于这些信息的记忆力格外的好,“你等等,前段时间我们公司好像还有过一次独家访问……啊哈,我找到了,金融组的茱莉亚做的新闻。”

“能帮我联系一下茱莉亚吗?我需要LDC的公关负责人的联系方式。”

“没问题,我稍后发到你的邮箱。”

克拉克阖上手机,拼图还差了最后几块,布鲁斯·韦恩和蝙蝠侠,以及LDC和那种从未在市场上流通过的致命药物。

——————————

大超和老爷终于要正式碰面了orz

我其实还挺喜欢这篇文的,虽然一点都不超蝙,而且感觉就我一人乐(T▽T)不来个人理我一下吗

评论(9)
热度(48)

© 流云奔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