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紧急援助-11-完结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最后一点了干脆一起发掉吧,下周试用期考试,求人品!!


————————————————————————


“它曾经是颗彗星。”马斯科菲特站在空荡的神殿中央头也不回的对他们说道,“跨越了几十万光年,坠落在我们的星球上。”

 

他的面前有一根一人高的石柱,石柱顶端悬浮着一颗不明材质的蓝色圆球,不同色调的蓝和一些白金的线条随意的分布其上,在旋转间仿佛一颗微缩的星球。

 

而艾莎就低着头跪在他身边,似乎对他们的到来毫无反应。神殿四面都是壁画,中央的顶端却嵌着一块透光性极好的玻璃,阳光就穿透那里流连在那块石球上。

 

“它给了我们先祖无尽的精神能量,赐予了他们智慧和文明,而他们这群蠢货却最终把它锁在了这里用它保佑爱情!”

 

他的声音显得尖锐又歇斯底里——大多对自己和世界有不切实际的妄想的罪犯都有这个毛病,巴里几乎已经习惯了他们的说话方式。

 

“我猜你上基础课的时候逃掉了神选之章。”艾莎仍然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讥讽道。

 

“它不是神,它是宇宙间最强大的武器。”马斯科菲特却充耳不闻,“我们两人的血脉允许我接近它,允许它为我所用。所以你注定是我的未婚妻。”

 

谁都喜欢给自己的东西取名为宇宙间最强大的武器,好像他们能凭着这张证书每月拿补助金似的。

 

“你猜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们出场?”哈尔站在门口凑在巴里耳边小声说。

 

“现在。”

 

几乎在话音落下的同时,他们同时踏了进去,哈尔吸引火力,而他拯救人质,老规矩。但只是踩下第一步,巴里就感觉到了异样,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贴伏在白色的石制地面上,层层叠叠,长条的,有一些韧性,表面粗糙而布满黏液的东西。

 

他因为错估高度和那个不能被光线捕捉的东西弯曲、腻滑的表面而踉跄了一下,下一秒,其中之一就试探着缠上他的脚踝,就像捕捉到猎物的蛇。

 

哈尔也同时遇到了麻烦,他试图从另一边用刚缴获的射线枪攻击马斯科菲特——他曾经在别的扇区用过差不多的东西,所以没有使用说明不是最大的问题,但红色的射线在击中他之前撞在了另一些东西上,有什么在激光下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和焦糊味,但厚实的格挡物尽职尽责的挡在马斯科菲特身前,三秒过去,连半英寸的进步都没有。

 

那个自认高人一等的混蛋嗤笑了一声,他向前迈了一步,抬起手,指尖点向那个旋转着的球体。

 

半空中泛起一层涟漪制止了他的动作。

 

参考他们这么多年面对种种反派的经验,巴里几乎能列出三万多条被他拿到那东西之后的可能后果——其中正面结局大概只有万分之一。

 

他扯断一条,但更多的又缠了上来,它们将他倒举了起来扔出去。一团绿色的“棉花”接住了他——它可能原先应该是别的什么,但客观条件使它变成了一团柔软的未知物体,并在他够到地面前就毫无预警的消失了。

 

哈尔狼狈的收起又罢工的绿灯戒,枪口对准脚下,试图给自己清空出一个落脚点来。

 

“嘘,就一下,不疼的。”马斯克菲特扼住艾莎的手腕,将她拉至眼前,优雅得假意造作。

 

“锵”的一声轻响划过巴里的耳膜,他匆匆调整的一下落地姿势,狼狈的滚在地上抬起头,冷光划过她的掌心,像是血液的透明液体立刻涌了出来,洒落在地上。

 

“艹。”他听见哈尔愤怒的咒骂声,但他同样陷在无法看见的敌人中脱不开身。

 

某种毛茸茸的像是某种小型动物似得温暖的东西拽住了他,巴里下意识想甩开,直到他意识到那和之前冰冷黏腻的触感完全不同,而艾莎正看着他。

 

马斯克菲特指尖染着她的血,在那片不断闪现的涟漪中画了一个符号。

 

清脆细微的碎裂声伴随裂痕出现在那里。

 

那个东西一路顺着他的手臂爬上了肩,尾巴——希望是尾巴,他不想想象别的什么东西,勾住他的手腕,焦急地把他往另一个方向拽。

 

那个旋转着的石球的另一边。

 

“哈尔!”他跑动起来,尽量保持着平衡并试图躲开那些看不见却源源不断的触手。

 

“好吧。”哈尔将手上的射线枪功率开到了最高,“那个sucks的马斯科菲特,虽然我不是你哥,但我决定代替你哥踢爆你的屁股,让你知道谁是老大。”

 

那个外星人脸色阴沉的像个黑灯尸,他没有回头,沁着血光的刀刃转向自己。

 

“那个懦弱的蠢货?!他除了年龄还有什么优点?”

 

他染血的指尖因为用力过猛而微微颤抖,他泄愤似的划下最后一笔,透明的水渍在空中挂出一道长痕,裂开像是把玻璃杯从两米多高向下扔会发出的那种破碎声。

 

他回身时暗红的瞳孔紧缩着,嫉妒和怒火沉淀成了经久的阴霾。

 

“至少在他放弃继承权前,你什么都不是。”哈尔讥讽道,“承认吧,你不过是捡了他不要的东西,地位,权利,手下。他没去做绿灯侠的时候,你在哪个角落抱着奶瓶呢?”

 

“还有未婚妻。”艾莎适时的煽风点火,“差别在于,即使没有他,我也不愿意选你凑合。”

 

“我要用你们的脑袋装点王座!”他的咆哮在那些怪物间翻起风暴——他十分感谢安杰拉,显然这种嫉妒积怨已久,才被他那么轻而易举的集中目标。作为代价,他被那些恶心又怒气冲冲的东西迅速的淹没了。

 

但几乎在同时,巴里够到了他们。艾莎猛的站起来,一把拉住他的手,按在他们的“神”上。

 

“愿吾神保佑尔等灵魂自由,本心澄澈,意志坚韧,从一而终,相携相随。”

 

巴里感觉自己指尖接触到一层厚重浓稠的液体,但艾莎的血和他手背上被那个法官画下的符号同时亮了起来,他随之穿透了它,摸到了那个坚硬粗糙的蓝色石球。后者被微弱的力量推动了一下。

 

“别碰它!”马斯科菲特转身高喊道。已经晚了。

 

蓝色的光芒在转瞬间填满了整座神殿。

 

石球在光芒中滚离了原位,轻轻摔落在地上。

 

一些原本无法被光线捕捉的东西逐渐显露了行迹。

 

黑灰的藤蔓在光芒下蜷缩了起来,露出被淹没的哈尔,他从空中的落下,但没有狼狈的摔在那层层叠叠的几乎可以充当《雨林惊魂》或者《巨藤之灾》之类名字的电影布景的植物上,而是被一只巨大的金属手给半道劫走。

 

机械巨物直起腰,在光芒消失后坦然的暴露在阳光下时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哈尔和巴里。

 

它快顶到了屋顶,红红绿绿的像是涂着圣诞节限量版彩妆,但对着他的各式炮口和武器,没有人能笑得出声,它全副武装,火力十足,在一群精神生物面前,显得十分鹤立鸡群。

 

“灵合……”艾莎猛的转头看向身边的巴里,他保持着合不拢嘴的惊讶表情被机械手提着衣领拎了起来,然后小心地放进了自己的驾驶舱里。

 

“什么?”哈尔就坐在他身边,熟练地寻找着操作键或者任何按钮。

 

但这东西动了一下,在他正在思考,还没有付之实践的时候。

 

它一个大叉步迈了出去,好像个专业的舞蹈演员——或者蹩脚的溜冰新手,无数的藤蔓缠住了它的后腿并紧紧纠缠在它的关节处。

 

现在他们终于看见那些东西了,巴里迅速调转枪口,右边的机械手下方伸出一个巨大的喷火口来,那些缠人的东西在高温中迅速碳化。

 

“灵合是一种谐振,它将……啊哦!”艾莎本打算做一次百科全书,但她很快在高速抽打过来的藤蔓下闭了嘴,哈尔帮她挡住了这一下,金属的大手提起她的衣领,把她放在了肩上。

 

“凑合一下,驾驶座没空位了。”他随口道。

 

藤蔓停顿了一瞬,哈尔调转枪口对准藤蔓中的那个人影,后者背对他们站在石柱边上,捡起那个安静躺在地上的蓝色球体。

 

“吾神!”艾莎尖叫起来。

 

他和巴里毫不犹豫的对他开了枪,然后意料之中被疯狂涌出的藤蔓结实的挡住了,几秒之后,令人恶心的黑灰色占据了整个神殿,光线都被拒留在外。

 

“Damn。”哈尔放下射线枪,顺手割断了试图攀延上来的东西,“我这辈子都不想看到这种植物了,给我一个氢弹谢谢。”

 

“想点实际的。”巴里安慰说,“强酸?”

 

“太慢了。”

 

“粒子震荡?”

 

“你试试?”

 

“精神攻击!”巴里一个飞快的转身让艾莎的尾音猛的上升了一个高度,她使自己在身下光滑坚硬的东西左旋右转高速运动中不被滑落下来的同时努力保持口齿清楚,“灵魂谐振能免疫大部分的精神攻击,而他不行!”

 

“你不如让我把安杰拉传送过来。”哈尔喊道,作为一个地球人他不觉得这种事情能临时抱佛脚学会。

 

事实是,就连如何操纵这个Jaeger*,他到现在都还没完全弄明白。这该死的驾驶舱里除了一块操作板都没有。

 

“观察他的灵魂震荡频率,把你们的协调到同一频率,干扰他!”

 

那个蓝色的陨石已经停在了马斯科菲特的手里,刚被清扫了一点的藤蔓又像是打了激素一样的疯狂生长起来。

 

“没有教学的时间了!”

 

“频率共振。”巴里突然拉住了他,“就像次声波。”

 

哈尔在眨眼之间就理解了他的意思。

 

“其他人怎么办?”

 

“我去下面,你保护艾莎。”巴里把自己从驾驶舱震动出去,在他触摸到那块陨石之后,这里对他的限制就几乎不存在了,“给我三十秒时间!”

 

“三十秒。”哈尔不情不愿的重复,“不是所有人都有神速力啊,蜜糖。”

 

他掏出戒指接通了刚才就闪个不停但被他一直无视的通讯请求。

 

“如果你想问爱莎的话,没错,她在我这里,但为了保证我们能活着回去,告诉我,多少频率和强度的次声波能保证一个斯塔德里亚人昏迷但不致死?”

 

“8赫兹,300分贝。”安杰拉道,“我要现在就关掉通讯吗?”

 

“如果你不想被误伤的话。”哈尔挑起眉低声调侃。

 

他飞快的调好参数和时间,然后飞离他们的十多米高的外挂,拉起艾莎,“还有十秒,巴里,以自己的安全为先,这群外星人脑壳比我们坚硬的多。”

 

【收到XD】通讯器震了一下,然后很快又一下,【小菜一碟】。

 

*

 

当巴里敲开他的真空防护层的时候,马斯克菲特像条搁浅的鱼一样扭在地上,原本密密麻麻的藤蔓就那么消失的一干二净。

 

“我已经通知安杰拉来处理了,但愿这倒霉的家伙没有重度脑震荡。”哈尔勾住他的肩,“饿吗?我们先去补充点体力怎么样?”

 

“为了感谢你们,我可以请客。”艾莎对上他们的眼神挑起眉,晃了晃她不再流血的伤口,“只请客不在场,保证你们二人世界。”

 

“听起来不错。那这家伙我也要一起带走吗?”他指向那个巨大的精神造物,“我觉得地球可能没有停车场能停得下它,除非它能变成卡车。”

 

“只有在这间神殿内它们才是有形的。而我神的赐福对别的星球的人来说并非永久。”

 

“当然。”艾莎话音一转,几乎理所当然的说道,“如果你们愿意完成灵合的最后一步的话,可能会更久一些。”

 

“两个灵魂在我神的注视下首次结合。”她郑重其事的解释,见他俩还是茫然,她补充道,“就是做爱,在这里。”

 

巴里和哈尔面面相觑了一秒钟,然后前者就这么消失在了他下一次眨眼之后,留下一串噼啪作响的小闪电。

 

*

 

再晚些的时候他们终于踏上了回程的飞机——绿灯牌,后面塞了满满安德里亚人给他们的谢礼。

 

其中包括安杰拉塞给他们的一对双子星水晶摆件,底座上还刻着一行小字,“祝贺哈尔·乔丹和巴里·艾伦新婚快乐”,所以巴里现在能确定了,安杰拉对他们这事儿怨念已久,虽然他一点都没表现出来。

 

艾莎则送了他们一瓶酒,说是安德里亚习俗,他一度以为是当地好友饯别的习俗之类的,直到哈尔告诉他商标上同样写着代表“新婚快乐”的安德里亚文字,而下面还有一行“皇家婚庆公司出品——灵合时的不二选择”,然后巴里面无表情地把它塞进了那堆礼物的最底层。

 

【正在穿越翘曲通道,到达目的地预计时间剩余10秒……】

 

哈尔扭过身,看了他一会儿,突然开口,“爱莎说只有灵魂完全同步能产生谐振的人才能产生灵合效应。”

 

“毕竟我们做了那么多年的搭档了。”巴里耸耸肩,辩解道。

 

“没错。”哈尔看了他一眼又欲盖弥彰的移开了视线,“他们还给我们颁了张灵魂伴侣的证书。”

 

“得来不易啊。”巴里指尖擦过自己的下巴,装模作样的腼腆一笑。

 

“还有很多人在写我们的同人。”

 

“大半都是胡扯。”

 

“而且正联很多人都觉得我们应该在一起,包括蝙蝠侠。”

 

“他一年以前还坚持自己和超人不是一对。”

 

哈尔终于转回视线看着巴里愉悦得近乎恶趣味的笑脸。

 

“而你三年没谈过恋爱了。”

 

“我让艾瑞丝等太久了,所以她不得不忍痛把我踹了。”

 

“我和卡罗尔也分手两年了。”

 

“因为你不仅是个糟糕的男朋友还是个糟糕的员工?”

 

“我是她手底下最优秀的试飞员。”哈尔下意识的反驳,“当然,我说我们不太交流了是在说谎。她总是喜欢显摆她的新男友给我看,证明那些人比我更好。”

 

“哦,这挺难的。”

 

“是吗?”

 

“是的。”

 

“我想她也发觉了,所以她哪个都不满意。说真的,她要求再这么高大概这辈子都别想安定下来了。”

 

“她完全不用担心这个。”

 

“没错,她目前还只来得及甩掉她追求者名单上的百分之一,你看,女人有钱就会变坏。”

 

“所以你在建议我找个不那么有钱的?”

 

“嗯……”他装模作样的沉吟了一会儿,“合拍也很重要,比如不介意你超英身份的那种。”

 

“听起来很不错。”巴里笑着,“比如一个超英搭档。”

 

“绿灯侠怎么样?你介意绿色吗?”

 

“你是指……”他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哈尔,后者矜持的点头,“……杰西卡?”

 

“……什么?!”

 

——————————

 

*Jaeger:《环太平洋》里的机械猎人,以双人操控而出名。

 

*因为次声(20Hz以下)与人体各器官的震动频率相同,所以会引起器官共振,对人体造成伤害,强度高次声波的可能导致死亡,另外次声波的传播距离极远(核弹爆炸产生的次声波可以绕地球几圈),而且能轻而易举的穿透物体,所以是非常可怕的无差别攻击武器(哈尔和巴里都是靠制造真空来规避的)

 

*其实最后一段捏他的是英勇无畏里某话绿红的太空对话,就是哈尔说没有在意的人才会无畏那里,巴里揣着明白装糊涂真是太可爱了2333333感觉官(这也是敏感词?)方的对话搬到slash也真的毫无违和感!顺便,这篇设定里巴里和杰西卡绝对没有任何浪漫关系

 

*这一章尾声我早就写好了,但上半部分改的我精疲力尽,最终只能这样了。说起战斗画面的话,目前来说发现老爷和蝙蝠一家这种道具型是最好写的,其次是大超戴安娜这种肉搏战,再次是绿灯侠的脑洞大比拼……最可怕的是巴里,我觉得他的战斗画面一个字就能概括“跑!”,顶多再加个“摔!”,十分挑战我的扩句水平【捂脸


评论(19)
热度(240)

© 流云奔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