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谎言与爱情-5-

庆祝正联上映更新一发,后天就能看正联了!虽然没有男神!但也十分激动!其实想写篇短篇庆祝一下的,但咸鱼惯了脑子仿佛塞住的马桶……

————————————

他们将错过的婚礼延期到了第二个月,为了不被任何突发事件干扰,哈尔足足请了一个月的假期,过上了买菜洗衣做饭以及上下班接送男友的居家生活——可能偶尔会义务打击一下犯罪之类的——海滨城的犯罪,毕竟中城有个可能会气死爱因斯坦的义务警官在。

以至于一个月之后,他看到那批奇形怪状的同事出现在他的婚礼上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等等,这里可是地球!

“嘿,哈尔。”奇普——小个子长得像个松鼠一般小眼睛的男人全然无视了他的黑脸,“你的家乡挺有趣的,至少物种很丰富,我能请两只松鼠回去做客吗?”

哈尔深吸了口气,往奇普身后看去,不只是他,托马,基洛沃格,甚至伊玛都来了。

巴里疑惑的看了看这群高矮胖瘦甚至人种都全然不同的人——他们没一个在那张简洁的宾客名单上,偷偷拿手肘顶了顶他的腰,示意他做个介绍。

“我以前的战友。”哈尔咬着牙,给了那些看起来破有种群魔乱舞感的军团同事一个恶狠狠的警告眼神。

谁知道哪个混蛋给他们提供的灵感,这群家伙竟然用绿灯戒把自己伪装成了人类,堂而皇之的跑来参加他的婚礼!

混蛋凯尔站在最角落举起手机,给哈尔那张毫无丝毫兄弟爱的阴森森的后母脸来了一张角度完美的偷拍。

“我叫奇普。”现在是人类的松鼠先生略过了拒绝发言的哈尔,直接对巴里做了个自我介绍,还伸出手握住巴里的手摇了两下——他竟然还知道握手礼,哈尔简直要对他们刮目相看了,“很高兴认识你,美丽的小姐。”

哈尔在巴里茫然的笑容中一把把奇普拉到一边。

“先生!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搞清楚人类的性别!”

他小声尖叫道。

“这是物种差距,就像你们分不清公松鼠和母松鼠一样。”奇普一本正经的解释。

“可是我没有想要参加两只松鼠的婚礼!”如果现在不是在巴里面前,哈尔怀疑自己可能已经捏着他脖子让他血溅当场了。

“那真是太可惜了。”

“……”哈尔拒绝和这群离开灯戒都甚至听不懂人话的外星种族沟通。

他拉住旁边路过的约翰,将他拉到奇普面前,“帮我个忙。”

“你说。”约翰是个难得的好人,正经的听得懂人话的有责任心的地球好男人。

“看住他们。”哈尔用仿佛交代遗言的悲壮口吻道,“至少在散场前,别让他们把这里变成OA。”

约翰似乎犹豫了一下,试图在答应前评估一下任务难度,但最终在他期待的眼神下点了点头。

之后他们顺利交换了戒指——哈尔用自己的大部分宇宙资产买了一对宝石,并拿绿灯戒威逼着宇宙最好的工匠把它打了成了对戒。

仪式很简单,气氛很不错,关键是主人公十分的英俊且可爱,所以当他在宾客瞩目下忘我地吻住巴里的时候,他有那么一会儿忘了去担心后面的绿灯军团——或者说,秉持着一个负责任的好丈夫态度,他把他的脑子都遗忘在对方舌头上了。

以至于他在宴会开始之后轻飘飘的和巴里走到了绿灯军团面前,他才猛的让这茬事情从宇宙的那一头回到自己脑子里,然后撞得他头破血流。

“我叫基洛沃格。”那个穿着老头背心的大汉用一张万年憨直让人一眼就认出来的表情对巴里笑。

“……抱歉,我没听清,基洛什么?”

“就是……”

正在往桌子上添菜的侍者把一盘牛排放在他面前——在哈尔及时反应过来阻止之前。

“这个看起来挺好吃的样子。”基洛沃格把盘子端了起来,然后泰然自若的塞进了嘴里。

“你在干什么!”哈尔猛的一掌把他的脑袋拍在了桌子上,连带已经崩了一个牙印的盘子,“你看你都把盘子摔坏了!”

“……哈尔?”

他喊的那个人正掰着基洛沃格的脖子全然无视了他。

“他们看起来就像一群傻蛋不是吗?”一个穿的非常正经的高个男人走到巴里身边搭话道,巴里认不出他的样子,所以应该也是哈尔的前战友之一,“我认识他们的第一天就知道他们很难在秩序和沉稳方面有所建树。但他们都非常出色,尤其是哈尔·乔丹。”

巴里看着掐着基洛沃格脖子的哈尔失笑,转身对他伸出手,“巴里·艾伦,请问你是?”

“托马·雷,哈尔曾经的教官之一。”那人轻轻握了一下他的手,“我们很少集体出席这样的场合,我们总是分散在各个地方,偶尔聚在一起只有两个理由,有新兵加入,或者有战友殉职。但这样看起来也不错,大家似乎都需要放松一下。”

“也许你们有机会把这个发展成你们的例行活动。”

哈尔被包围在了人群中间,几乎淹没在里面。他们簇拥着,时不时地和桌沿碰在一起,周围聚集过来的目光好像他们是什么稀有生物,巴里很少听他提起过他参军那段时间的事情,但现在看来那还挺有趣的。

“我会好好考虑这个意见的。”托马挑起眉,“如果将来有机会的话,我可以带你去我们的基地看看,尤其是当年哈尔还是个新兵的时候被揍得屁滚尿流的训练场。”

“你那是诽谤!”哈尔从人群中勉力伸出手来,远远对他竖了个中指。

评论(15)
热度(108)

© 流云奔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