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family】一次“愉快”的旅行-镜像-2-

前情:正像:   1    2                                镜像:1


————————


迪克靠着扶手把自己蹭下楼的时候看到了一片狼藉,墙上地上到处都是奶油,椅子被踹到了一边,花瓶装饰都碎了一地,沙发上的弹簧和棉花一起蹦了出来。

 

还好这是个鬼屋,不然韦恩家四位少爷大闹别人家别墅的消息大概就能登上哥谭时报的头条了。

 

“你们把灯打开了?”

 

“没有。”

 

习惯在黑暗中战斗的蝙蝠家们没人会多此一举的跑去开灯。

 

迪克一头雾水的看了看吊灯,“那是谁打开的?”

 

“你管他那么多。”

 

杰森白了他一眼,他现在除了蛋糕什么都想不了了,就算有鬼跑出来他都能把对方生吞下去。

 

“呃,小翅膀?”

 

迪克又喊住了他。

 

“你干嘛?”杰森站在厅堂和厨房的边界看着他,绿光从窗外打在迪克的侧脸上,看起来格外鬼气森森。

 

他顺着绿光和迪克的视线看向窗外。

 

【留在这里或者死】

 

高调的荧绿拖曳着它长长的光尾在那上面留下像是杀人预告般的痕迹。

 

*

 

达米安原本做好了冲冷水澡的准备,但笼头里流出来的水却是出乎意料的温热的,非常让人放松的热度,虽然他不是来放松的。

 

他扯下自己黏黏糊糊的散发着奶油和巧克力的混合甜味的衬衫,嫌恶地扔到了一边,为了以防万一他带了一套罗宾制服在身边,他相信在这儿的所有人都有那么做——除了陶德,他大概藏不下他的头盔。

 

开到最大的水流喷溅在浴帘上,泼洒在瓷砖上,发出规律又繁杂的响声,达米安手捋过被奶油黏在一起的发丝,敏锐的听到了门把转动的声音。

 

“谁在那里?”达米安皱起眉朝那边看去,隔着浴帘能看见卫门被人轻轻的推了开来,“德雷克?”

 

没有人回答,也没有脚步声。

 

达米安探手取过架子上的一次性浴液瓶,无声地靠近自己放在角落的刀,然后猛的挑开浴帘,将手中的瓶子朝那个空无一人的门口用力掷了过去。

 

有人动了。

 

虽然达米安什么都看不见,但地上的雾气在那一刻突然朝一个方向晃动了一下。

 

那个人想要往门外退。

 

达米安勾起嘴角,拔出自己的刀就朝那个方向砍去,他砍过的人不少,但砍鬼倒是第一次。

 

但是他这一刀完完全全砍空了,身边刮过非常轻微的凉风,他下意识的背后一紧。

 

下一秒,似乎有人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背心,蝙蝠崽子就这样四仰八叉的趴在地上。

 

*

 

提姆花了一点时间给自己做上一整套“你是红罗宾,你得搞清楚这里有什么问题,而不是就这么躺在地板上,即使你又累又热不想动弹,而且地板又该死的凉快”之类的心里建设,才恋恋不舍的从地板上爬起来。

 

他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手机,对屏幕上新添的那个蛛网版的裂纹视若无睹,即使那让超级小子笑得仿佛被视差怪附身一般与众不同。

 

不,重点在于,这里没有任何信号,连蝙蝠家和泰坦的通讯器都罢工了。

 

直到进入这别墅之前他还和康纳通过电话,但现在这里的信号比卢瑟的脑袋还要干净,连一丝一毫挣扎的意思都没有。

 

当然,也不是说他们来之前并没有料到过这个,如果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可能会更失望一点。

 

他阖上手机,踏进走廊的时候顺手带上了房门,达米安去的那间卫浴在左手边最深处,他转头看过去,但那里的门半开着,漆黑寂静,和这栋别墅里的其他房间一样,又像是某种隐秘的邀请。

 

提姆皱了皱眉,转头沿着楼梯走下一楼,门厅还是那副被他们搅和的天翻地覆的样子,他鞋底下那些装饰品尸体发出的细碎呻吟是这里唯一的声响。

 

他在楼梯口停下脚步,这里正好能看见整个一层,所有房间的门都洞开着,但谁都不在那里,不可见的微风卷动着白色的窗帘,暗淡的月光随之像是呼吸似的附在地板上规律起伏。

 

他隐约能感觉到有什么在暗影深处窥探自己,但这里什么活的生物都没有——除了他自己。

 

没有声响没有痕迹,好像迪克他们只是普通的走出那扇门,然后凭空消失在了黑暗里。又或者,是他消失了。

 

提姆扬起一个饶有兴致的微笑,然后快步穿过门厅推开别墅的大门。

 

前庭不大,数十米开外就是院门,然而至少在他们几个小时之前经过这条石子小径的时候两边还是刚经过修剪的蔷薇丛和平整的草地,而不是这副多年未有人打理,杂草丛生荆棘遍野的样子,其中一支蜿蜒在他脚边几乎要生长进别墅里去。

 

这会儿这个简陋得毫不出彩的别墅倒像是什么魔王盘踞的古堡。

 

*

 

“你也看到那个了?”迪克一脸惊诧的回过头看向杰森,后者在表达完了两秒的茫然之后就头也不回的找他的蛋糕去了。

 

“我还没瞎。”

 

“这也许就是什么吸引萤火虫的药黏在玻璃上组成字的样子。”夜翼试图用科学说服自己。

 

虽然那完全没法解释绿光是怎么突然消失的。

 

“就算这他妈是什么灵异事件。”杰森几乎把半个身子都探进了冰箱里,过了一会儿他直起腰,手上提着两包东西在迪克面前晃了晃,“重要吗?”

 

那不是他们买的蛋糕,而是两包冷冻的意大利面,迪克还看到了它们的生产日期,去年。

 

“不重要。”他诚恳的看着饥不择食到想要对这可能过期已久的冷冻尸体出手的杰森,试图暗示他放弃这个丧心病狂的想法,“我们真的要吃这个吗?”

 

“里面还有两条鱼,一块牛肉,一些土豆和萝卜,只除了没有我们的蛋糕。这是我能想到最快能吃的东西了。”

 

迪克挑起眉,自己打开冰箱看了一眼,那里面真的堆着不少食材,都是新鲜的既没有发绿也没有长毛,而且理该在里面的蛋糕都消失无踪了。他疑惑的退出来,转到冰箱后面仔细琢磨了角落那个不知名的商标,也许他公寓里也换成这个牌子的神奇冰箱会比较好?

 

“杰森。”他从冰箱里把那块生牛肉拎出来,在他亲爱的家务万能弟弟回头的时候,露出自己最友好和善的微笑,“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不会给那两个小崽子下厨的。”他毫不犹豫的打断了迪克的企图,“想都别想。”


-tbc-


这真的是篇披着鬼故事皮的温馨小甜文

评论(18)
热度(86)

© 流云奔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