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紧急援助-10-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

他们在这个非要证明两人相爱的愚蠢官司上花了整整一周,而那群法官和陪审就用了一分钟,告诉你们,好了,你们通过审核了,就像这是抽签得出来的结果那样。 
 
而那个安德里亚传说中无比神秘的圣地,甚至只是城外一座矮山丘上的一间小木屋。 
 
后面那句绝不是什么运用了夸张手法的比喻,因为他们现在就站在那个破破烂烂,歪歪扭扭,看起来粗制滥造,一文不值的小木屋门口。 
 
“如果你们需要一点时间来临时搭个像样点的布景的话,我们可以装作没看见的。” 
 
红衣法官颇有经验的无视了他的讽刺——感谢蝙蝠侠的锤炼,推开那扇颤巍巍看起来随时会掉下来的木门,里面摆着一个石砌的矮小平台,平台上密密麻麻得刻着一些线条,“这是通往圣地之门。” 
 
他摊开手取出一个透明的玻璃瓶,把其中的液体滴在那个平台的外围凹槽中,然后示意他们俩站上去。 
 
“所以这是一个传送装置。”哈尔收回完成刚扫描的绿灯戒,“我怎么总觉得有点不妙呢?” 
 
“因为‘传送’这个词多半会跟着‘事故’,‘麻烦’和‘灾难’一起出现。”神速力似乎被他的情绪所感染有些不安的在身体里流窜,巴里忍不住搭住身边人的肩,确保紧急情况下他可以把他当成随身行李一拖就走,“我还有反悔的机会吗?” 
 
“圣地位于安德里亚和斯塔德利亚两个星球中心的外层空间。”法官大人看起来已经完全习惯人类毫无实际意义的讽刺和吐槽,他用剩下的那一点透明液体在两人的手上各画了一个标记,无比淡定的解释,“除此之外没有其他道路可以通往圣地。” 
 
安德里亚和斯塔德利亚的中心,所以这两个互相仇视的双子星是共用一个信仰还是共用一个圣地? 
 
“我想我大概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一会儿一睁开眼睛就会发现自己被敌人包围了。” 
 
他没在开玩笑,如果这儿真的有什么危机预感警报的话,它可能现在已经响彻宇宙了。 
 
哈尔按住了巴里的手,对他使了个眼色,而后者把手从他的肩膀一路滑到了腰上。 
 
正联成员都知道的宇宙一大本源意志——如果一切可能变得更糟,它就一定会更糟,你可以署名墨菲,但这是他们这么多年的切实体会。 
 
所以在地上勾勒的线条逐一亮起之时,他同时撑起了防御和精神屏障。一息之后,搭在他腰上的手猛的用力环住了他往旁边一带,紧接着噼里啪啦的响声就争先恐后的刺进他的耳膜里。 
 
绵延而出的绿光闪烁的像风中残烛。 
 
【能量输出异常。】 
 
“我看出来了!”哈尔抽空冲他的灯戒喊道。 
 
他刚刚说了什么来着? 
 
“你什么时候和上都夫人学的预言?”巴里领着他上蹿下跳地躲开大部分的枪口,但即使如此击中他们的火力依然不容小觑。他原本可以全部躲开的,不管是子弹,激光还是外星人的反应速度都理该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然而这个空间不太对劲,神速力在这里像是被卸掉轮子的蝙蝠车——如果布鲁斯没额外装上什么反重力飞行装置的话。 
 
“我要真会的话我就不会来这个鬼地方度假了。”哈尔咬牙切齿的端着他的棒球棍,他刚刚想要的明明是冲锋枪! 
 
巴里用了零点五秒观察了四周,他们正处在半山腰的一个小广场上,两边都是繁茂的绿化,阶梯延山路向上是一座神殿似的古老建筑。 
 
以边缘的石阶为界限,他们所在的平台上站满了穿着制服拿着武器的斯塔德利亚人,似乎对方也没有料到他们的突然出现,他听见不少人在冲着什么慌张地大喊大叫——而台阶上却什么人都没有。 
 
“往上跑!” 
 
他转身踹翻其中一个拦路的士兵,而哈尔飞快的缴械了另一个,这外星产的激光射线枪可能会比灯戒更靠谱一些。 
 
在他们踏上台阶的一瞬间,只有一步之遥的斯塔德利亚的士兵犹豫了,就好像突然失去了仇恨目标的野怪,他们试图也跟上来,却被什么拦在了外面,他们徘徊了一会儿便退回了原地。 
 
“我要投诉他们。”哈尔松了口气,一手勾住巴里的脖子,几乎把自己挂在了他身上,抱怨道,“什么旅游圣地,完全就是欺诈,一会儿上法庭一会儿上战场的,我要吊销他们的营业执照。” 
 
“放弃吧,这儿安杰拉才是管事的那个。”而他明显就和这两个双子星关系匪浅。 
 
哈尔也听出了他的意思,“我之前和基洛沃格确认过了。” 
 
他指的的是第一次遇见马斯科菲特那天,在那之前他给OA打去了一个电话。 
 
“让我猜猜,他是斯塔德利亚人。” 
 
他露出了一个类似于“我猜你也猜不到”的邪恶笑容,“他是马斯科菲特他哥,斯塔德利亚的皇长子,不过因为一些历史原因*斯塔德利亚很讨厌绿灯侠,所以他接受戒指的那一天就已经算是被驱逐出境了。” 
 
巴里倒没有露出什么太过意外的表情,他们两相对视了一会儿,终于不得不承认这个消息对现状没有任何帮助。 
 
“你要不再联系一下安杰拉?”他张望了一下上方耸立的神殿,谁都没告诉他们到底要到这儿来干什么,如何离开,所谓神的赐福那么抽象的东西到底要怎么得到? 
 
“我正在。”哈尔摆弄着他的戒指,但是绿光依然高频的闪烁着,看起来颇有一点马上就要应声爆炸的味道,“‘该死,这里的信号真差。’” 
 
“我听出来这是个冷笑话了。”巴里幽幽的白了他一眼,“我们要不还是向上走?反正怎么看回头都是行不通的。” 
 
“等等!”绿色的光幕上突然出现了画面,虽然像是接触不良的老式黑白电视机那样闪个不停,“接通了。嘿,安杰拉。” 
 
他对出现在画面上的斯塔德利亚皇长子随意的打了个招呼。 
 
“抱歉,我……忙。”安杰拉像是在某处星空高速飞行,他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了过来,“艾索里纳斯威尔特在斯塔……失踪了,我得在……再次开战……找……” 
 
巴里无法控制的注意到那位公主巨长的名字幸运且完整的穿过这磨人的信号占了这段话的大部分篇幅。 
 
“很巧的是,我们在这儿遇到了很多斯塔德利亚士兵,呃,也许是士兵,也可能是别的什么。”哈尔提示道,但安杰拉看起来完全没听见他在说什么。 
 
“嘿,这个鬼圣地就不能有点信号吗?” 
 
哈尔暴躁的晃了晃他的戒指,然后那个卡顿在安杰拉茫然的表情上的画面被晃成了一片马赛克黑幕,通讯就这么断掉了。 
 
“艹。” 
 
“让我们假设一下。”巴里耸耸肩,“艾索……艾莎在斯塔德利亚被绑走了,被那个马斯科菲特绑走的,而这边的士兵是跟着那个有狂犬病的二皇子的。” 
 
“马斯科菲特是老六。”哈尔更正道。 
 
“……他们妈真能生。”巴里试图拉回被带偏的话题,“那艾莎和那个老六(sixth)就很可能在上面。” 
 
他指了指那个神殿。 
 
“我喜欢sixth这个称呼,听上去和sucks真像。” 
 
他认命的沿着台阶让上走,现在最糟的不是灯戒和神速力在这个环境下被限制住了,也不是上面可能会有个擅长精神攻击的敌人在等着他,而是…… 
 
这台阶真tm长! 
 
———————————— 
 
*历史原因:背景设定,安德里亚和斯塔德里亚人有共同的祖先和信仰,但后来因为习惯,文化和对信仰解读不同分居在了两个星球上,各自视对方为叛徒。安德里亚重科学,文明理智,斯塔德里亚重武力,危险暴力,积怨多年之后爆发了星际战争,最终以斯塔德里亚的胜利结束,胜者试图奴役败者,但被绿灯侠出面制止了。他们说服(迫使)斯塔德里亚退回自己的星球,并约定每二十年以一次文明决斗的方式决定两个星球的命运,获胜方能获得约定好的诸多资源和利益,联姻也是其中之一。(这也是为什么艾莎不能单纯的取消婚约)

评论(6)
热度(154)

© 流云奔壑 | Powered by LOFTER